放叶周。
谢心友赐名,来自君看一叶舟

选择性失语(修)

全职,叶周。半原作背景。

作者语死早,所以设定交代一下。

小周在说“我喜欢你”“我们是冠军”这类感情充沛的句子时,像放大招一样需要CD。时间长短视句中感情多少而定。面对喜欢的人时讲话讲不出来可以适当缩短CD时间……(好麻烦。设定比较奇怪,看不懂请戳作者!;w;

17年修。加情节,背景时间调至世界联赛设定出现后。




 

轮回的人都知道周泽楷有个秘密。

周泽楷会说话,周泽楷不爱说话,周泽楷不能说话——这三句描述在他身上是并存的。

孙翔刚来轮回时搞不清差别何在:“怎么会说话还不能说话?你们哄小孩呢?”

哄的可不就是你嘛——当然江波涛没这么说。他冲着孙翔笑了下以示安抚,并习以为常地指挥左右:“杜明吴启按住他,吕泊远关门,放小周。”

方明华推着队长站到了孙翔面前。这位老资历驯兽师说:“先演示下会说话是什么样。”他做了个手势。

周泽楷说:“……你好。”

孙翔摸不着头脑:“啊?啊,你好……不对这是要干吗,周泽楷你让他们放开我!”

周泽楷摇了摇头。江波涛说:“小周觉得解释太麻烦,所以既不让他们放开你,也不给你解释这是要干吗……这叫不爱说话。”

孙翔有点懂了。

但方明华比他更懂:“你喜欢周队吗?”他忽然问孙翔。

孙翔脸红脖子粗地说:“谁喜欢他?我干吗要喜欢他?!我才不喜欢他!”

周泽楷看起来有点伤心。江波涛鼓励地拍了拍他,又鼓励地拍了拍孙翔——虽然后者觉得这位江副队像在抚摸两只闹脾气的小狗——然后他说:“接下来演示第三句。”他转向周泽楷,“你喜欢孙翔吗?”

周泽楷点点头。

孙翔骄傲地说:“别想糊弄我!这明明是第二句!”

江波涛给他加一:“小周,喜欢是要说出来的,作为队长你要让新队员感受到我们爱的力量。”

周泽楷受益匪浅地点头。江波涛趁热打铁:“小周喜欢孙翔吗?说给他听。”

孙翔看着自带光晕的那张脸转向自己,嘴唇开合几次,分明是喜欢的口型,却没有一个音节漏出来。

周泽楷的表情越来越挫败,孙翔的表情则越来越目瞪口呆。最后他的这位新队长看来是程序安装失败,只得回归老系统——又点了下头。于是孙翔转过脸,问一左一右按住他肩膀的两员大将:“周泽楷这是……选择性失语症吗?”

卧槽这是什么高端大气的词啊,等等好像很好地概括了队长的毛病啊,等等等知道病症名队长是不是就有救了,等等等等我没查到医学上有这词啊难道是孙翔硬造的吗……

轮回众对孙翔的固有印象进行了数次F5。

 

孙翔对周泽楷的印象也进行了F5。在他眼里原本高贵冷艳的周泽楷,一下成了罹患绝症也要坚持奋斗在一线的荣耀健儿。据江波涛介绍,周泽楷在说日常用语时都没问题,但凡遇到灌注了太多感情的词句,比如“我喜欢你”“嫁给我吧”“我们离婚吧”这一类,就会出现光张嘴不出声的问题。倒也不是完全不能说,只是得看这句子里蕴含的情感有多少——感情越深,在能够说出这句话前失败的次数就越多,所需要的时间也越长。

“当然咯,这里喜欢是广义的喜欢。”江波涛对被吓到的小直男孙翔谆谆善诱,“比如说,小周也很喜欢方哥,所以如果要对他说‘我喜欢你’也照样说不出来——但你看这也没影响明华大大结婚对吧。”

再比如,六赛季时江波涛被挖到轮回,这其中周泽楷的话也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位当时刚刚接任队长的年轻人往他面前一站,额头鼻尖上还有细密的汗,目光坚定,一字一顿地说:“请来轮回,和我一起,冠军。”

“其实人们平时说话也有感情的。”江波涛笑着说,“不过如果把这种感情比作给感冒病人喂了一片药,那小周那句话……简直像将一针管浓缩的药剂一口气打进了身体里,”他指着胸口,“还是直接在这注射的。”

同样被注射过的方明华吴启等人纷纷点头,做景仰神医貌。

作为唯一没被治疗过的患者,孙翔笃信实践才能检验真理,狐疑地看着男神教虔诚的教徒们:“那周泽楷到底什么情况下才能说出……那些话?”

与药剂一样,要达到浓缩的效果,就需要把平时说话里的感情一点一点积攒下来。再打个比方,杜明去跟女神告白,每天说一声我喜欢你,说了一百天也没成功;换成周泽楷,每天在心中默念一遍“吾欢喜侬”,把没说出口的感情都积攒好,然后一百天的感情在一天内出口,一百句的感情在一句内爆发——

江波涛笑眯眯:“你觉得呢,一百枚子弹和一枚核弹哪个厉害?”

杜明捂着脸说:“江副我跟你有仇吗!江副我再也不要相信你的解释能力了!”

与此同时孙翔说:“哦,我懂了。”不就是想说一句重要的话还得读条蓄力now loading吗,还讲这么多有的没的。

直觉超棒的孙翔,今天也get了重点呢。

 

事实上,周泽楷这个“重要的话就说不出来”的设定确实很像发大招,不仅要读条蓄力now loading,还有超长的冷却时间。比如他挖来江波涛以后元气大伤,一个月里话愣是没超过三个字,逼得江波涛沟通能力呈几何级数刷刷倍增。再比如他八赛季总决赛前为了动员,一个月都没好好说话,也只换来了两个字:“……必胜。”连感叹号都没带。

然后两个字够轮回燃烧出了两个赛季的冠军。

当然这宣传语有点金坷垃了,孙翔就不信。孙翔戳戳江波涛:“这赛季周泽楷还动员吗?”让我也见识见识呗。

江波涛笑了笑:“不用动员也是冠军……而且咱们不能让小周有机会动员。他要保持CD,说同样很重要的事。”

孙翔说:“同样很重要的事?”

 

周泽楷摸出一个小本子。

从小本子的正面翻开,一堆意义不明的正字。他很开心地画上了一笔。

从小本子的反面翻开,也是一堆意义不明的正字。他想了想,有点犹豫地画上了一笔。

画到一半,门忽然开了。周泽楷吓一跳,大爆手速地将本子反扣到桌面上。跟着就听见一个声音:“没人吧……哦,小周在这呐?”还颇不见外地溜达过来,“这是记什么呢,能看吗?”

以为是自己队员的周泽楷先条件反射地点点头,点完才意识到这是谁,立刻连头发都僵硬了。

漂亮的手从他脸侧伸过来拿了本子,看一眼,忽然笑了:“你们枪系都这习惯吗,PK完了还要记下战绩?”

幸好刚刚把本子翻到了正面,周泽楷想。

咦,能看出来是记录的PK胜绩吗?他疑惑了一下。

莫非叶修也有在记录……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不过枪系习惯是什么啊,苏沐橙?张佳乐?肖时钦?

他表情变来变去实在好玩,叶修忍不住按了下他头发。这动作像是按下了某个阻止思维发散放空的开关,周泽楷悚然回神,受惊地瞪着眼睛看他。

叶修说:“这记的是谁的战况啊,”他观察着周泽楷表情,“跟我的?”

周泽楷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叶修又忍不住摸摸他头发。他对待后辈各有一套方法,在邱非是良师,在乔一帆是指路者,等到了周泽楷,兴许实力太强人太沉默,长得又太得天独厚,他犀利到说实话也像是开嘲讽的壳子收敛了些,前辈那种温柔就流露出几分亲昵。这回摸的时间长了点,他一边漫不经心地让头发在指尖缠过来又溜走,一边随口问:“小周现在更不爱说话了啊,原来还嗯两声吧?”

周泽楷想了想,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好继续看着他。

“我看你在群里还跟着呵呵少天呢,跟别的选手好像也有话说啊。”叶修说,“不会是针对我吧?”

周泽楷赶紧摇头,摇到一半僵了下,随即更加激烈地摇头,皱着眉头,眼睛黑亮,就是不说话。

叶修这话纯属在开玩笑。周泽楷自青涩少年成长为耀眼的现任荣耀第一人,是他眼看着过来的——他一直在看着周泽楷,以对手和前辈的双重身份,既是助跳器,又是必须跳过的那根象征了高度的横杆,混杂了欣慰、好胜与其他无可命名的情绪涓流。招数如其人,周泽楷的战斗风格他反复琢磨过多遍,真接触下来果然人也挺欣赏。眼看着再欺负下去自己都要不忍心了,叶修见好就收,顺口给了个台阶下:“那就是看前辈太景仰,以至于无话可说了是吧。行了小周哥明白你心意啊,不用紧张。回头给你签名啊,我还有点事先撤了。”

换成黄少天在这,肯定用一串滚滚滚谁要你签名狗爬一样浪费我纸张的文字泡追着将人丢出门去;然而这里坐的是周泽楷,便只是仓促地站起来,点了下头,等那背影消失了好久,才低眼看着本子,翻到背面,慢慢画完剩下那半笔,又添了两笔。

然后他放下笔。一溜正字立在格内,列成个严整又期盼的阵型。周泽楷数了下,距离他标记处还有四个格——也就是说,还有二十句当说而未说的句子,就能把那句一直徘徊的话说出口了。

……这回一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错过去了。

周泽楷加油似的,冲笔杆映出的模糊的自己笑了一下。

 

 

叶修若有所思:“文州啊,你室友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国家队刚飞抵苏黎世。旅途劳顿,外加没倒彻底的时差,一群人困得奇形怪状,连姑娘们都没心情考察酒店的餐厅,下车就直奔梦乡。偌大的餐厅只剩仨人:夜猫子惯犯叶修,偶尔客串夜猫子的黄少天,以及半梦半醒的喻文州。

喻文州身为队长,一人要操十四份心,累得浑身上下除了个胃没一处醒着,闻言只是慢吞吞扫了叶修一眼;倒是黄少天反应迅速:“我?我对你能有什么意见?你不打扰队长吃饭我就没意见。”

“边去,瞎凑什么热闹。”叶修撵他,“我问的是酒店的室友,谁管你们在蓝雨怎么住。”

“酒店室友……哦你说周泽楷啊。”黄少天恍然大悟,先噼里啪啦地抱怨了一通住宿安排,“……所以我说这么安排不靠谱……不对啊老叶,”他狐疑地抱起胳膊,眯着眼,上下打量叶修,“周泽楷对你有没有意见,你问队长干吗?问他不就得了?搞迂回啊?老叶你OOC了你知道吗?周泽楷知道吗?”

喻文州正盯着叉子思考是戳鱼吃掉,还是先戳自己清醒一下,结果被身边人一连串问号砸出了队长的责任感,强打精神地冲叶修摆摆手:“不会的,主席也是以防万一。”

对于国家队队员的专业素质和体育精神,叶修和喻文州自然是信得过。奈何主席担心,一再要求叶领队“做好队内思想工作与文化建设”,尤其要注意被兴欣终结了问鼎之路的小年轻们。

小年轻代表黄少天嗤之以鼻:“我看老冯就是咸吃萝卜那什么,要都那么记仇,你早被我们套麻袋了,还能在这活蹦乱跳地扰民?”

终结者叶修呵呵一笑:“哎哟,扰民专业户。”

在他俩掐起来之前喻文州轻轻敲了敲桌子:“少天。”然后他揉揉眉心,转向叶修,“我看小周情绪挺好的。叶神问我这个,是因为他不跟你说话?”

叶修喝了一小口咖啡,苦得拧起眉毛:“这倒不是,小周在我面前一直不怎么说话。”

刚进联盟还好,新人见前辈紧张是正常现象,叶修至今对周泽楷头回见面时涨红了脸也没憋出句前辈好的事印象深刻,感到一辈子都能靠这场面乐。然而别人都是越混越熟,只有周泽楷越发拘束,见到他眼有多亮,嘴就有多紧。等他离开嘉世后更是变本加厉,去轮回卖攻略时只听了俩字,万圣节被他采访时干脆把嘴巴缠起来,偶然看见周泽楷也在记战绩时他问了六句话,连一声“嗯”都没换来……叶修本来没在意。像他跟唐柔介绍的一样,“他真的就这样”——叶修也都是这么跟自己解释的。

但这回不一样。

“这回组了个亲友团,别说说话了,门都不让进啊。”叶修叫屈,“至于吗?我就去了解个队员状态,多敬业啊……又不是抢亲的。”

然而“亲友团”孙翔看起来就是把他当成了抢亲的。他人高马大地挡在周泽楷房间门口,俨然有横刀立马一夫当关的气势:“集训、单训、团队,连飞机上都是你坐周泽楷旁边,还有什么可了解的?”他气势汹汹地下结论,“借口!”

这话的槽点跟字数一样多,叶修竟无言以对。

兴许周泽楷的语言系统也在跟着倒时差,把孙翔提到的时间里他说的话加起来,将将够十个字——这还得是算上了那句脱口而出的“就是”。队员都刚安顿好,叶修挨个屋点人顺便聊两句,美其名曰“家访”,刚访到目标,被孙翔用一个标准的滑铲挤了出去,回手把门铃和门一起挡了个严实。

听故事的黄少天:“谁让你没手机,终于体会到想联系人联系不上的痛苦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努力从两人的废话和掐架中提炼主旨的喻文州:“所以……你想让我跟小周和孙翔谈谈?”

老神在在的叶修:“小周不用,我联系上他了。”

他摸出一个手机,冲震惊的黄少天一晃:“谁没手机了?瞧见没,组织送的温暖——至于孙翔,”他意味深长地瞥了喻文州一眼,“也不用了。”

黄少天跳起来狂暴地殴打他:“那你到底是来干吗的!”

 

叶修是来套情报的。

理智能自圆其说是一回事,感情上又要另当别论。叶修是尊重后辈个性,在这关键时刻却也不能任由着发展下去,导向哪怕万分之一的脱轨可能——不管对谁来说。

而切入点就在于孙翔。年轻人心高气傲,不屑于也不善于胡编乱造,只会一招“咬定牙关不放松”。被他问到为什么如临大敌地不许见周泽楷,也只是梗着脖子强自争辩:“可以见啊,但是多半还在CD……不是,总之现在不行!什么时候行……啊啊烦死了,你自己去联系他!”至于周泽楷室友回来是不是也不让进门,孙翔疲于应对,顺口就答:“啊?喻文州?他没关系,他早知道了。”

于是叶修来找这位“早知道”了。

向心脏打听情报,就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叶修深谙此道,特意选在了喻文州没精力应对的时候,东拉西扯疲劳轰炸,以期一击制敌。然而敌人足够顽强:“我知道你的意思……啊,抱歉。”喻文州打了个哈欠,眨掉睫毛上的泪水和不断上涌的困意,“我只能说不用担心,小周对比赛……还有对你,一点余地也不会有。”

“……”叶修,“我说文州,这话听起来可不像什么好话。”

“滚滚滚,队长都说不用担心当然是好话啦。”黄少天状似无意地插嘴,“没听懂吗?一点余地也没有,不就是有多少秀多少有什么说什么嘛,要不是他有那个选择性失语估计早就——啊。”

叶修:“……什么玩意儿?”选择性失语?

喻文州皱起眉:“少天!”

“啊呀,那什么,”黄少天没什么诚意地打哈哈,“男人的嘴速就是跟手速一脉相承嘛队长你又不是不知道,偶尔也是会快过脑子啦。再说又不是绝症,你看轮回瞒来瞒去瞒得老叶疑神疑鬼到处心脏,让他知道真相不是更有利于队友相处嘛你说对不对。行了行了我看你也吃饱了老叶也没什么想问了你快回房间睡觉去吧!”

叶修:“哎哎等会儿——”

黄少天装没听见,身体力行地演示了一把何为“嘴速和手速一脉相承”,连哄带推地把喻文州捉走了。

叶修觉得他可能认识了一帮假队友。

 

队友假不假不好说,成绩倒是货真价实千真万确真金白银的,成色足得很——有冠军奖牌那么足。最后一场团体赛结束后全场沸腾,不算多的中国观众用尖叫声掀了房顶,男生个个哭得梨花带雷阵雨,女生活像得了皮肤饥渴症,逮谁熊抱谁。叶修离观众席近些,光顾着激动没留神,被飞扑过来的几个姑娘抱了满怀,蹭了一队服的鼻涕眼泪口红印,成了块身价高昂的卸妆棉。

但没人顾得上嘲笑他——选手们依次从比赛席出来了。尖叫声又高了八度,满场挥舞的旗帜与国家队队服连成一片红色的海洋,身处其中的选手眼圈脸颊都被映得通红。苏沐橙捂着嘴半弯下腰,楚云秀二话没说,踢掉高跟鞋就冲上台抱住了她——从她开始,仿佛被施了定身术的台下选手们纷纷醒过神来,一窝蜂地涌向狂欢的舞台。

叶修也被簇拥上去了。

他被激动的人们——包括眼镜歪掉的张新杰——一个个抱住又放开,接着被下个目标接手;似乎身不由己,又似乎早有预料,一点点挨向舞台中央。那里黄少天狠狠搂了他一下,然后大笑着捶了他一拳,让叶修一个踉跄,撞在他旁边人身上。

周泽楷回过身来。

他刚刚跟队友拥抱完,笑得眉梢缀满了光;眼里映出叶修来,迷惑地眨了下,那些光便散成了一整个银河的落辉。

叶修仓促地将视线下移,强迫自己去思考些别的什么——比如小周适合拍哪个牌子的牙膏广告。还没成果,就见周泽楷做了个口型。

旁边不知道是谁替他喊出来:“我们赢了!”

“……是啊,我们赢了,”叶修清了清嗓子,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激动什么——有哥在,有你们在,这不是必须的吗?”

周泽楷继续笑着动嘴巴。旁边人嘘他:“吁——”

“哎呀,瞧这配音不专业的,口型都对不上。”叶修指点江山,“快,关门放小周,去传染他个失语……”

周泽楷上前一步,仗着个子高,蛮不讲理地将他的“口滑”按在了自己肩膀上。

世界仿佛安静了一秒。

然后周泽楷松开他,摸摸后颈,局促地笑了下,带着同样一身乱七八糟的拓印,飞快地跑开去“传染”别人了。

所有声音哗啦一下涌了回来。叶修缓缓放下刚举一半的胳膊,发现身边其实挤挤挨挨,有人来恭喜,有人来握手,有人来维持秩序清退场地。他看着面前工作人员,张了张嘴,才发现嗓子已经哑了;仿佛真被传染到,连个“请再等一秒”也没说出来。

 

 

“第一次见到前辈应该怎么打招呼啊?”

“……前辈您好。”

“向前辈表白应该怎么讲啊?”

“滚蛋滚蛋,你算哪门子前辈,老夫比你前辈多了好吗?去国家队做头头的帐待会儿算,居然敢在前头宣布退役抢老夫风头……”

“点心,给他示范个正确的告白姿势。”

“前辈我宣你!前辈看我真诚的大眼!前辈退了也记得给我们发挥余光余热抢boss拍广告啊!”

“前辈被你真诚的大眼眩晕了,没空抢boss。来,一帆说说再遇到前辈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啊?”

“欢……欢迎回到荣耀,叶修前辈!”

“看看人家一帆——行了包子别往前挤,看到你了!前辈走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啊?”

“老大!我在荣耀里等着你回来!”

“你看看,”轮流把小安老魏方锐乔一帆等人折腾了一圈——包子不算,包子乐在其中——以后,叶修摊着手跟陈果讲,“这不是比我在那会儿强多了?沐橙教得挺好,一个一个懂礼貌得很呐。哥退役了天又没塌,这不好着呢嘛,老板娘你看你,就爱乱操心。”

对于陈果,“兴欣”二字一笔一划都是叶修写成的,她理解退役的决定,却总在看到LOGO和网吧招牌时有点难过。连包子都能看出来:“听说张佳乐也这样,老板娘跟他是不是一个星座?”

因此,当叶修成为国家队领队时,陈果又燃起了一丝“或许有续集”的希望……直到被眼前这位这一圈折腾气到幻灭。

“谁天塌了,啊?!”陈果一掌拍在桌上,震起烟灰无数,“再说这是一回事吗?叶修你少岔开话题!跟你讲荣耀技术呢,你倒跟老娘扯起礼貌来,早干吗去了!”

叶修心疼地弯腰捡烟:“技术当然要讲,我这不就过来了吗——而且明明是老板娘你先提的礼貌这事啊。”

“怎么是我先……”陈果顿住了。

叶修到体育总局走马上任前先溜回了兴欣,一方面是躲媒体,另一方面也是再指导一回自己拉扯大的队伍。陈果先喜后惊,代入了全国眼巴巴盼望叶修出场的粉丝们的心情,气哼哼埋怨叶修这么溜走没礼貌;进而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吐槽起了兴欣的猥琐流问题——这才有了叶修挨个巡视礼貌用语的一幕。

叶修一脸无奈地看着她:“对吧!”

陈果总算找到回话:“对什么对!少跟我装无辜,你又不是周泽楷。”

叶修也不知被戳到了什么诡异的笑点,笑得陈果一阵鸡皮疙瘩:“那是,小周哪会说这么多字……起码跟我不会。”

他谈起周泽楷时总有种奇特的笃定和卖关子感,好像要勾着人往下探寻。陈果再次不可遏制地好奇起来:“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总有场合得用长句子吧,欢迎回来都不说吗?”

“你提醒我了,欢迎回来也没说过。”叶修掏出他那个组织送温暖的手机,不知道记了笔什么,边记边道,“这些话小周都欠着我呢——是新人的时候没说,十赛季回来没有,退役的时候没有,去国家队……啊,他倒是跟风抱怨了句,那这就不算了。”

陈果一头雾水,唯一明白了一点——这位非常高贵冷艳。她对兴欣从来是许自己骂不许别人提,立刻怒从心头起,毫不犹豫地把周泽楷的名字打入了冷宫……呸,黑名单。

 

黑名单犹豫地站在门外,稍微拿下点墨镜,问:“叶修……前辈……在?”

陈果头也不抬:“不在!”

黑名单杵在她面前不言语。陈果自觉没大声喊出轮回的周泽楷在这里快把他人道毁灭已经仁至义尽,遂自顾自做着手头事情。偶尔瞥一眼,见人一脸为难的欲言又止模样,眸子茫然又无辜,看起来分外可怜。

哼,装可怜有什么用,老板娘趾高气扬地想,我如今可是连沐沐撒娇、都能抵抗诱惑不给她超额瓜子吃的、强大的女人!

强大的女人指着楼上,没好气地说:“上面呢!刚睡,你小点声。”

 

叶修刚回国就被媒体长枪短炮地轰炸了一番,回家又被老头子灌了一耳朵工作守则,外加心里有事,时差都没倒彻底。好容易躲到兴欣,也没能睡个踏实觉,反而做起梦来。可能刚刚聊天提起了周泽楷,梦境便乐颠颠地拼凑起了埋藏在潜意识的诸多素材。一秒是五赛季初见时的模样,一秒是八赛季全明星头回跟他隔着屏幕的茫然面孔;刚切换到世界联赛夺冠时短暂的拥抱,又立刻不给回味余地地换成十赛季遥远的送别身影。兴欣夺冠后他躲记者招待会,比轮回都先离场,隐约听见后面有人喊也没回头,上了车才略略掉转目光瞥了眼——两个180+格外显眼。后来有家媒体策划着给他弄了个选手告别仪式,关系好的认识久的有话要说的有脸想露的甭管干吗的,一人录了一句话给他。

其中果然没有周泽楷。

于是对这位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挺地位特殊的后辈,叶修退役时最后的印象就是那个一点也不特殊的、立在原地连脸都看不清的身影;像拙劣的默片,被观众期待已久,播出却一片尴尬的失落的无能为力的哑然。

然而他的职业生涯被戏剧化地延长了。相应的,印象剪辑也被强制拖长时间轴,仓促间拽他填了个关键帧。于是风水轮流转,叶修自己成了最后一幕失落而哑然的主演。

微微举起的手臂落回沙发,他疲倦地睁开眼——猝不及防地跟另位主角对了个正着。

叶修:“……”他发现自己可能是被传染了,省略号用得越来越娴熟。

周泽楷反而被吓了一大跳。他本来蹲在沙发边,蹭地直起身,站成了一个大写的僵硬。

叶修噗嗤乐了,边笑边坐起来:“小周怎么跑过来了?轮回居然敢放你就这么出来,是想杀死多少人的脑细胞啊……你们假期不加练了?”

周泽楷眨眨眼。叶修清醒过来,心想真是被媒体炸昏了头,连怎么跟这孩子沟通都忘了,摆摆手说:“我刚才什么都没问。过来找兴欣有事?”

摇头。

“找我有事?”

点头。

叶修也点头,把他拉到身边坐下:“有话要告诉我?”

周泽楷如释重负地点头。正要开口,叶修冲他做了个噤声手势,若有所思道:“……听说你有个选择性失语症啊。”

周泽楷脸唰地红了,又一点一点地白下去。

“没事,没事,”叶修赶紧安慰他,“详细设定我都不知道呢,就知道最关键的。来小周给我讲讲看?”

看起来周泽楷并没感到安慰。他垂着头,半晌不知想通了什么,蓦地站起身,跟叶修拉开点距离,一脸“尽管来问”的舍生取义。

叶修笑了半天才止住:“跟我说句话要多久不能正常开口啊,嗯?”

“……不知道。”

他说的是实话。五赛季初遇,虽然叶修——那会儿还叫叶秋——明摆着没认出他来,于情于理他都该对这位钦慕已久的前辈打个招呼,像旁边队员一样,露出满脸又敬仰又混杂一点不服输的表情,叫声“前辈你好”——然后就在那天,周泽楷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这么个毛病。

就算之前有黑历史,也不能一直这样,见了人啥话不说吧?于是周泽楷努力不说话,努力装高岭之花,努力等啊等啊等冷却。然而他没经验,中间碰见江波涛还重新等了次CD;到七赛季好容易觉得能放大招了,他发现想说的话早变了。

前辈你好,这句已经不用说了。

叶秋我喜欢你……可是一整个赛季的冷却期,连在心里说出这句话都不够啊。

别说把这句说出来,七赛季季后赛时嘉世淘汰得狼狈,周泽楷试了又试,只能打开小窗,沉默地用键盘告诉那个头像:加油。

然后他指针从发送上移开,看了那句话很久,默默地关掉了窗口。

等到第八赛季,他又等完了一个轮回,却终于连这种尝试的可能都失去了。

而第十赛季时,世界联赛时,曾经看到眼睛酸胀的头像就在旁边与自己并肩而战,歪扭的笑字取而代之在群里欢蹦乱跳。周泽楷知道他会去找相熟的选手开条件或者扯皮,也知道自己不在这范围内;结果突然在轮回撞见正主时,在会议室等来个出乎意料时,即使一句简单的“欢迎回来”,不光CD不够,蕴含的感情值都要超出他的蓝条上限了。

好在他早就习惯用一次又一次不能脱口而出的情感,在心底累加着,复习着,再一次地默念着赛季末一定要说出的话。最后连孙翔都知道了,以致严肃自觉地挡在房门外,一边偷偷给他发短信:“叶修来了快想想你要说啥不能说啥注意CD”,标点都没顾上打。因为是室友而被轮回托付了一肩膀重任的喻文州开始时哭笑不得,到现在也会跟他开玩笑:“老叶群里冒泡了,少天正拖着他呢,小周快去开双重控制吧。”

开双重控制……周泽楷自己都笑了。可不是嘛,叶修对他来说,简直比难度最高的BOSS还要难刷太多啦。而这么一个一百多场比赛都没能刷下来的荣耀最大怪,五个赛季加一个联赛没传递的私信和小窗,五年过去没说出来的一句话——要耗费多少流淌的时间,多少积聚的感情,谁会知道呢。

 

周泽楷说话声音还有点哑,天知道是长途跋涉还是太久没讲话。叶修叹了口气:“其实要说的话电话里也是一样,你这么远跑来干吗?”

可能是失语症又发作了,周泽楷默默摇头。

叶修试起了穷举法:“不能电话说?不远?没有要说的?……摇头加点头是什么意思,逗我玩吗?还真是啊,”他呼噜了把对方的头发,没什么震慑力地威胁,“敢拿哥寻开心,再不说就不听了。”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似乎全力以赴在传达意思上,却忘了接收端同样可能断路掉。叶修再次不忍心欺负人了,咳了声正想转回正题,就听周泽楷说:“没话说。”

叶修愣是被噎了一下。

周泽楷发现歧义,赶紧补救:“还说不了。”

叶修这回是真没想到:“那你来干吗?”

周泽楷实话实说:“觉得你在。”

叶修默然片刻,决定按下心痒先说正经事:“为什么说不了,还没冷却结束?”这都CD了多久了?

周泽楷小声道:“说了……别的。”

叶修:“……”

得,为他等了一赛季的CD,结果最后用在说“别的”上面了。

叶修山雨欲来风满楼:“小周你这个‘别的’,到底是说了什么?”

 

“请问对叶修的表现你们怎么看的?”问题就递在他眼前。

孙翔焦躁不安地看着他。杜明和吕泊远愣了愣看着他。方明华吴启有经验,也看着他。江波涛鼓励地拍了拍他,又拍了拍孙翔——这次却是安抚的意味。他善解人意的副队并没有拿过话筒代答的意思。

这回一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错过去了。他在第十赛季开始时这么对自己说过。

于是周泽楷握紧了话筒。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蓄力已久,一击必杀,他毫不犹豫地说。

 

而叶修站在几个月后,隔着未竟的话语和浅尝辄止的拥抱,慢慢笑得了然又无奈:“唉,小周啊。”

他冲周泽楷招招手,低头摸出手机,清清嗓子:“五赛季第四场,你们主场,‘前辈好’;六赛季季后赛前最后一场,嘉世体育馆——哦现在叫萧山体育馆了哈,‘我会赢’;七赛季……”他专心念下去,没去看周泽楷表情,“联赛,苏黎世,‘我们赢了’‘必须的’……还有‘我喜欢你’。”

然后叶修终于抬起头,扬扬手机示意:“小周欠我的话可不少啊。这些是我还记得的,有遗漏吗?”

周泽楷说不出话来。

“荣耀可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叶修摆出一本正经的前辈面孔,声音却温柔得像叹息,“这个也不是。”

他对面的青年站成了一张失语症晚期病历。叶修笑起来,往后一靠,好整以暇地张开双臂:“没有能讲的,那有没有什么想对我做的啊?”

周泽楷握了握拳。背包里的小本子沉重又轻盈,所有未出口的话先他一步飞奔向前,所有凝结的时光终于不治而愈。像回到了联赛舞台中央一样,他往前跨了一步。

Fin.


评论(61)
热度(643)

© 君看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