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叶周。
谢心友赐名,来自君看一叶舟

日有所思

全职,叶周。半原作背景,时间轴在八赛季圣诞活动后—全明星周末前。  

脑洞来源于292章“他这一夜的梦里也全是在罪恶之城的细雨中奔跑”。交代下设定,两个人都梦到对方,并都以为这是自己白天的思维在梦中的映射;但实际是两人梦境交叉,他们碰到的就是正主……是的这不科学,不过脑洞要什么科学……总之有看不懂请戳我。

迟到的圣诞快乐!



周泽楷掂了掂手中枪。  

这两支比他迄今用过的模型都沉,枪身浅赤幽蓝,微光让它们看起来就像真的——像一枪穿云用的那两把。大幅低头并没让他头顶帽子下滑,从手感和形状上看,那是个礼帽,就像他身上这件长风衣一样眼熟。  

周泽楷沉思片刻,抬起手臂,眯起眼睛,屏住呼吸,默默将枪口瞄准对面的空地。

“小周你这心理素质,真是,”头顶有人说,“莫名其妙跑游戏里,第一反应居然是先开一枪过过瘾……你不怕被怪挠死啊?”  

周泽楷吓了一跳。  他此刻身处罪恶之城,细雨给听力造成不小干扰,竟然没发现旁边有人——看样子也是个穿成账号卡的选手,声音还不熟。他的视线和枪口一同抬起,随即又被吓了一跳。

“啧,”那团花花绿绿的东西表示不满,“哥有这么有碍观瞻吗?”  

他像一块彩虹泡泡糖,啪叽一下落到周泽楷眼前。后者警觉的退了几步,随即像被泡泡糖同时粘住了步伐和嘴巴,站在对远程职业来说远未脱离危险的地方愣了好一会,艰难的张开嘴:“……叶秋?”  

花花绿绿意外:“能看出来啊?看来我熬了一天多,也没很憔悴嘛。”  

周泽楷点点头,出于对前辈的尊敬,决定不告诉他辨识依据不是脸,而是那根不知从哪摸来的烟。 

 “正好,省得我费脑筋自证身份了。”叶秋说,“正担心你不信呢,毕竟上次见面都得好几个月了吧?咱俩本来也没怎么碰见过。”  

周泽楷纠正他:“两个月……赛场上老碰到。”  

叶秋乐了:“那你碰到的一叶之秋也没这个形象过吧。”  

周泽楷跟着他笑。叶秋笑了会,若有所思的说:“幸亏碰见的是你。”  

粘住嘴巴的糖在周泽楷心里吹起了小小的香甜的泡泡。他憋了半天,努力把这个泡泡包含的幸福空气传达出来:“希望碰见……我?”  

“对啊!”叶秋理所应当,“这儿听力本来就被削弱了,视线也不好,要是少天或者张佳乐过来,多影响战斗。”

啪叽又一声,周泽楷心里的泡泡破掉了。  

叶秋还没完呢:“再说我在这逛半天,一堆枪炮师职业的怪,身上连个打火机都没有,真不称职……正好你来了,来借个火?”他把头凑近了些。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给了他一枪。  


尽管被叶秋嫌弃准头比枪王牌自动打火机差太多,小怪们似乎还是视给他点烟为荣耀。身临其境终究跟游戏的第一视角有差别,叶秋抽烟的工夫带着周泽楷出了小巷子晃悠一圈,拉了一身仇恨、满头硝烟和半脚后跟的火回来。  

“以为想点烟就能给点啊?”对于一位坚持往这边丢烈焰冲击的居民,叶秋用一串冷枪表达了深沉的鄙视,“哥可是正经人。”  

点个烟和正经人有什么关系,好孩子周泽楷表示无法理解烟民的逻辑。

但叶秋把撑开的伞丢过来,打断了他关于逻辑的思考:“打上伞。”  

周泽楷不明就里。武器现在不显示数据,他之前看叶秋把伞各个形态来了一遍,正是好奇的时候;只勉强忍住,前跨一步,认认真真给叶秋打起伞。雨沾在皮肤上黏黏凉凉,周泽楷睫毛又长,早缀满细密的水珠,眨眼频率都比平时高,从帽檐阴影下望着他,平白显得怪深情。  

叶秋想,幸好身高差没带进游戏来,也幸亏君莫笑个儿挺高。  

他就从伞下钻出去,摆摆手阻止周泽楷靠过来:“我是让你给自己打……我么,天然法灭火。”他说,指了指脚后跟。 

周泽楷说:“呃……”他指了指叶秋的烟。  

叶秋过来的早,在周泽楷出现之前已经晃过大半个罪恶之城,烟就是在他刷新处拿到的。没了烟的叶秋好像没了弹药的荒火碎霜,身为爱枪之宅,周泽楷决定陪他一起回去拿——虽然对此叶秋只表示,枪宅的逻辑同样无法理解。  

但他的确对周泽楷不够了解。道听途说的细枝末节再多,也不足以勾勒出完整轮廓。好比地心勘测,他能剥离掉后辈不爱说话的外壳,却没料到好说话的地幔下还隐藏着对某事某物异常炙热的执着;而叶秋能了解明争暗斗能在混乱中掌控局势能在几大公会间让君莫笑走出一条腥风血雨路,却拿周泽楷这点小固执一点办法也没有。  

算了,最后叶秋无奈的自我安慰,一起去就一起去吧……反正分开他也不放心。  


罪恶之城的闷雷像交响乐的序章,偶尔亮起的闪电里,街角巷尾处城中住民身后窜过的两个黑影,把环境渲染的更像恐怖片——只不过这片的受害者是小怪,主角才是制造惊悚气氛的人。  

叶秋伸手挡了下。几条街道足以培养两人的默契,周泽楷会意,立即停在他身后,等待不远处两个小怪的仇恨范围不重合的一瞬。  

“这画风,应该把老林方锐的犯罪组合丢来啊,”叶秋感叹,“不过他们肯定不会这么乖乖等红绿灯……哎绿灯了。”  

不惊动小怪情况下通过这里,普通玩家的生死时速,两人硬是搞成了雨巷漫步。他们像两个游客,在居民阴沉的注视和诡异的咕哝中,撑把伞并个肩,气定神闲的走街串巷跑了快一个城,终于拿到了任务物品。  

叶秋心满意足的享受完枪王牌打火机,抬头望望高塔:“最后一个景点了,待会带你登高去。小周还记得跳塔的落脚点吗?”

周泽楷摇头:“你记得?”  

拜苏沐橙的惊艳视频所赐,枪系玩家都视登塔为技术水平的阶段考试。周泽楷虽然完美通过,但大学生显然不会记得小学第一张满分试卷出过几道题。叶秋号称教科书,总不至于真连这种荣耀最边角的隐藏注释都能背下来;但周泽楷的眼神单纯疑问,没有一点嘲笑或质疑成分……大概没人舍得让这种认可和信任落空吧。  

“当然记得,”叶秋笑,“欺负小偷的时候跳了好些回呢。碰见你之前我还在想,跑这城里来是不是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周泽楷说:“小偷?”  

“圣诞活动啊,”叶秋说,“轮回那个公会长没跟俱乐部汇报?”  

周泽楷说:“最近常来……啊。”  

他看看叶秋,又看看他的伞,脸上完整的经历了迷茫——回忆——深思——灵光一闪——不可置信——恍然大悟——纠结万分的全套表情,最后定格在“哦君莫笑,你为什么是君莫笑”这种莎士比亚无限loop模式上。

叶秋咳了声,尽可能压回忍也忍不住的笑,好让他接下来的正经话不要那么像调侃:“小周,要不你让我掐一下,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但他失败了。周泽楷无防备的看着他,显然觉得这就是个调侃。  


叶秋收回魔爪:“真是梦啊。”他看起来很有点惋惜。  

在刚刚的局部攻防战中,周泽楷吃了防具和失先机的大亏,以一比三不敌,被叶秋在臂颈腰各掐了一下。除了第一回下了狠手,后两次叶秋明显手下留情;但不管力度如何,痒还是疼,他俩什么感觉也没有。细雨让世界看上去就像个梦境,他们在不知是梦还是雨的一片朦胧里,穿着账号卡的装备面面相觑。  

做梦就是,一旦意识到这不是真实,梦境也就快结束了。不再刷新的小怪似乎证明了这一点,消失的咕哝和脚步声为倒计时的秒针滴答腾出静寂的舞台。不知何时到达终点的气氛下,叶秋再次撑起伞,把罪恶之城隔离在两人外,把两人隔离在世界中。  

“不登塔了,咱得珍惜最后的每分每秒。”他严肃的说,“醒之前给点轮回的情报呗?比如你们那位会长什么打算?”  

周泽楷收回刚刚升起的那点忐忑和感动,斩钉截铁:“不知道。”  

“怎么会,”叶秋谆谆善诱,“身为战队队长不关心公会发展可不行,再说小周不是号称加奶之外无所不能吗,能不知道轮回动向?”  

周泽楷摇摇头,又摇摇头。

叶秋猜:“双重否定?”  

周泽楷接着摇头,看了他一眼,迅速撇开视线:“不给。”  

而且,也不是无所不能呀。  

他忽然有点沮丧,伸出手指把伞推上去一点,好让塔座出现在视野里,给自己找个别的盯着。叶秋偏一倾伞,重新把他拽回只有两人的狭窄伞下:“小周别这么小气嘛。你还是想登塔是吧?这样,我们等价交换,等醒了我带现实世界的那个你去,带免费教学的。”  

骗人,周泽楷想,现实世界的叶秋才不会来联系他呢。  

日有所思,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回梦见的叶秋如此画风逼真,又花花绿绿的如此诡异。但他合眼前室友还在听公会长无可奈何的诉苦,既然科学家能在梦里看到苯环结构式,也许潜意识就将公会长口中那个呼风唤雨神出鬼没的君莫笑,套给了同样风格的前辈——也许潜意识里,他仍然不觉得叶秋会退役,尽管嘉世他看起来最亲近的队友都在叹惋英雄迟暮。  

周泽楷不是无所不能,头号无能的就是叶秋的事。离开联赛后叶秋去向成谜,他特意设了关键词,群里潜了这么久,摸出结论是多半还在嘉世公会。他对孤立状态敏感,七赛季叶秋处境大概心里有数;而交浅不可言深,再觉得不至于不值得和打抱不平,他也只能在荣耀之余,尽可能小心的伸出友善的触角,往好友列表里那个头像碰一碰,一点一点缓慢的努力前行。  

不过幸好努力了,他回顾几年前忐忑的紧握着鼠标、等前辈通过好友申请的那个自己,默默的想,至少梦里的这个叶秋,会因为碰见的是自己而高兴啊。  


梦里的叶秋体贴的转开话题:“没事,我生物钟规律的很,待会就醒了,不会把你困在我梦里的。别这么沮丧。”  

先不论是谁把谁困在谁梦里,眼前号称生物钟规律的这人,退役前都也不像一般选手作息;时不时熬个夜,第二天就听说网游里哪家公会哭声震天,嘉王朝赢了个大满贯。深受其扰的周泽楷这回忍不住把指责说出口:“骗人。”  

“不骗你,”叶秋挑挑眉,“哥不欺负后辈和老实人。”  

作为五赛季被狠狠欺负过的“后辈和老实人”,周泽楷继续默默的看着他。  

叶秋力证清白:“你看上次全明星,除了我之外不都起哄让你抱抱那个粉丝吗?”  

那当然,别人起哄那是在舞台上,躲后台的叶秋只顾着纳闷为什么比赛半天没动静了吧。

不说则已,一提起即将来临的全明星,周泽楷的沮丧感染的荒火碎霜都黯淡了好些。荣耀叶秋全明星,这梦真是忠实,他最近挂心的事全反映出来了,一件都没少。  

叶秋挺敏锐:“不想出场?都上了三回台了还不习惯啊?”  

周泽楷垂着头,闷闷的嗯了声。  

叶秋说:“要不请个病假?不过这回是你们轮回举办的吧。”  

周泽楷头垂的更低了。  

叶秋有点兔死狐悲:“看这可怜的,有啥能帮忙的?”  

周泽楷想了想,歪过头:“特邀……你来吗?”  

这回轮到叶秋斩钉截铁:“不去,哥可是退役人士。”  

周泽楷又把头垂下去了。  

叶秋纳闷:“轮回这么希望我去啊?”  

周泽楷小声说:“我也。”  

叶秋顿了顿:“……其实这个好说,小周就假装我在后台看着你呢呗。在后台和在电视前看的效果都差不多。”  

周泽楷不信任的看着他:“你看全明星?”  

叶秋信誓旦旦:“这是没买着票,要不我还能去现场看呢。你们俱乐部地址我都抄下来了,沿常德路,到那个哪拐出来就是对吧?”  

“赵家桥拐。”周泽楷给他补充,总算被叶秋一副“你看哥多么有诚意”的架势逗笑了。  

细雨敲击伞面的声音不知不觉停止了。在周泽楷抬头前叶秋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将伞收起来。罪恶之城没人见过的阳光异常灿烂温暖,像个同样难得一见的笑容。 

周泽楷看着阳光:“要醒了?” 

“要醒了吧。”叶秋掏出最后一根烟。

碎霜在指间转了一圈,周泽楷枪插回风衣里,这回改用非惯用手的荒火,估计是前一把没了子弹。烟头火星一闪,叶秋满足的眯起眼:“谢啦小周。”  

珍惜最后每分每秒,小周同学谨遵前辈教诲,将摇头微笑和要说的话迅速融在一起:“嗯……圣诞快乐。”  

但梦境并没在他以为的地方圆满结束。叶秋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含糊的说:“日有所思,嗯?”

然后他取下烟,向前跨了一步,突兀的揽住了周泽楷的肩,拍了下,在今天第三回受到惊吓的后辈耳旁说:“圣诞快乐,小周。”  


周泽楷猛的睁开眼。  

……原来这才是他真正想的吗。  

眼睛在触到熟悉的天花板时又紧紧闭上。他浑身酸疼,是战队的圣诞活动的宅男后遗症,也可能因为梦中压了整张地图的独家活动。他把光隔绝在眼皮外,好像这样就还在那把奇怪的伞底下,接着让旁边的花花绿绿在心里头吹着什锦泡泡。  

对面床江波涛还在睡,估计被公会长诉苦了一晚上。周泽楷偷偷拿起手机,像怕惊醒什么一样,闷进被子里,点开了QQ。但群里一片沉默,所有好友都跟江波涛一样,还在圣诞余韵里沉睡。一溜的灰色头像和愣头愣脑的企鹅图标一起望着他。没有任何新信息。  

周泽楷安静的握着手机。他又闭眼等了会,然后钻出被窝,把一切如故的手机放回原处,将桌上日历往后翻了一页。  

圣诞节已经过去啦,他拍拍自己肩膀,这样告诉自己。  


新一本日历翻到第四页,周泽楷已经调整到全明星活动mode。请病假当然不可能,开场练了几次万无一失,要挑战自己的新人经理提前打过招呼……而叶秋也照样没消息。他没抱什么希望的又翻了遍QQ联系人打算问来不来当特邀,还是连熟悉的头像都没找到。还没到许新年愿望的时候,可惜圣诞奇迹已经失效。  

周泽楷叹了口气,打算关掉QQ。  

右下角图标闪在他按键的瞬间。周泽楷条件反射的停下,盯着陌生的头像疑惑了会,福至心灵的立刻抓起鼠标。  

君莫笑 10:03  

小周是我[叼烟笑]  

君莫笑 10:03  

你还记得罪恶之城的塔怎么爬吗?  

平平淡淡的语气,平平常常的标点,平平板板的头像,莫名其妙的内容,周泽楷硬是读的惊心动魄。  

一枪穿云 10:07  

一枪穿云 10:07  

有免费教学?  

这回轮到对方正在输入了。几分钟以后,对话框总算跳了个地址出来——苏沐橙飞炮上塔的视频。  

君莫笑 10:11  

我副本,你先看看视频  

君莫笑 10:11  

免费教学,哥就算做梦也不骗人  

君莫笑 10:12  

回头见?  

一枪穿云 10:12  

嗯  

一枪穿云 10:12  

回头见,一起  

一枪穿云 10:12  

圣诞快乐  

副本大概十万火急,君莫笑头像迅速灰掉了。  

几分钟以后周泽楷意识到他的失误。在训练室里对着屏幕一个劲笑,就算在休息时间看起来也很奇怪;于是他假装没注意自家副队和队友的目光迅速行动,就像他刚刚的笑容只是得出了攻克荣耀最大BOSS的巧妙攻略,现在需要赶紧记下来——虽然他手下动作其实是在给联系人改分组改备注改可见——然后成功的用一贯形象骗过了副队和队友们。不能欺负老实人,可没说老实人不能欺负人呀。  

但即将回到训练的轮回队长并没意识到,他在攻克BOSS途中还有个更大的失误;而这将导致他通关时间的大幅拉长。  


唐柔问:“失误了?”  

叶秋——在这个视角下,我们应该正确的称呼他为叶修——苦笑了下。唐柔瞧他屏幕:“千波湖的副本攻略这么难研究?”  

“不是这个,”叶修说,“另一个BOSS,一堆满阶技能,专门克我。”

唐柔莫名其妙,表达了下同情,继续接水去;留叶修一个人,难得的对着屏幕走了会儿神。  

日有所思,所以他在罪恶之城的细雨里跑了一整夜;夜有所梦,所以他梦见了周泽楷。一切看起来合理又正常,因此直到苏沐橙提起轮回想特邀他,叶修才回想起那个格外逼真的梦里,阳光、微笑和小周一起跟他说圣诞快乐。  

梦已经够诡异,他鬼使神差发了句突兀问候的行为也没好到哪去,所以周泽楷像梦里一样回答了圣诞快乐时,这反应已经因为太诡异,反而显得合理和正常;也所以,直到关掉QQ,叶修才发觉了他的失误。这差点让他错过了本来能狩猎到的野图。  

他们都忘了问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对方的梦里。  

Fin.

评论(10)
热度(205)

© 君看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