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叶周。
谢心友赐名,来自君看一叶舟

仍未知道那天所养的草的名字

全职,叶周。非原作背景,游戏程序员小周养了盆草,后来发现那是他邻居。

灵感来自同学的段子和微博某株被玩坏的捕蝇草。

我争取四更完结吧……






01

周泽楷买了盆含羞草,第二天就把它端回了花店。

柜台后面不是昨天卖给他的店员。男人低头摆弄手机,他到跟前了才撩起眼皮:“买花?”

“退。”

男人又看他一眼,从柜台里摸出个小本,看封面大概是员工守则:“等等啊我看看规定——不好意思,本店不支持无理由退货。”

理解万岁,顾客点点头,印着花店名称的瓷盆放上了柜台。修长的手指掠过写着含羞草的小标签,点在叶子上。

他们一起等了一会。植物舒眉展眼的摊开每一根枝条,显得更精神了。

周泽楷用事实说话:“它不害羞。”

“……”男人说,“可能你买的这盆比较不要脸。”


02

又不是游戏设定的精怪世界,建国后的植物们哪来要不要脸一说。分明是新店员不懂规矩见帅心喜,顺口调戏了比含羞草脸皮还薄的顾客。老板娘闻讯而来金戈铁马一通狠批,未果,愤而威胁没收看店奖金——两条烟。

一脸“我怎么就把人调戏了”的男人立刻认错:“对不起啊。”

同样在思考怎么就被调戏了的周泽楷:“……”

他顿时对这位倒霉蛋生出几分同情,又觉得男人有些眼熟,顺便留意了工作牌:叶修。

老板娘态度诚恳:“老叶和小唐——昨天卖你花那姑娘——都是刚来的,没受过培训,把含羞草错拿成这个……”她瞥了眼柜台,也没认出这是个什么珍稀种,“这样吧小哥,我给你换盆真的,原来这个你也拿回去,就当赔罪。”反正不明品种也卖不动。

周泽楷通情达理:“不用。”他坐公交来的,端两盆花可用哪只手拿卡拉吊环呀。

老板娘态度更加诚恳。

周泽楷十动然拒。

叶修估计是迫于两条烟的淫威,也来为虎作伥:“小哥你就收着吧,老板娘待会过意不去,说不定再送你一盆。”

周泽楷屈服了。


03

一枪穿云:被花店强行买一赠一,赠品怎么退?

他几百年不发一条微博,更新的除了新开发游戏动向就是转两条代码讨论,比官博还官方。一言激起千层浪,评论里同事们十分热情,纷纷火前留名前排合照,并at亲友团一二三四五来上山看老虎。

好在堪比动物园节日盛景的人头攒动中,不乏理智人士出没:店家强买强卖了?让小江去碾压他们!

小江是策划组的江波涛,两人平素工作合作和私交都挺好。但这事又不是店家的错,总不能因为自己不想照顾不认识的花,就去把好心的老板骂一顿吧。

下条很直接:不喜欢就扔掉。

周泽楷撇撇嘴。他最近负责的游戏是仙妖题材,正被万物有灵洗脑,扔什么扔,想被植物的怨念反弹吗。

再下一条刚好相反:顺手养着玩呗,要是怕照顾不好,可以再去问问店员。

是个陌生号,建议倒正中红心,可惜他对请教陌生人有点犯怵。

周泽楷正想回复,一条私信敲进来:小周看着什么奇花异草的没?现在缺个配角的人设,我想不到什么原型,有灵感吗?

跟他讨论人设,与逼小学生做高数证明一样,纯属病急乱投医,只能证出个“江波涛的死线十万火急”的结果。

不过看在小江给他介绍了花店的份上——虽然看来是有私心的,周泽楷做了回蒙古大夫。他对着电脑旁两盆植物冥思许久,没有思出个所以然,只好敏于行,挨个碰了碰。

正主心领神会,立马蜷缩叶片做良家妇女状;冒名顶替那位可好,非但不闺秀不碧玉,面对敌人的五指山,硬是懒洋洋伸展成一点也不良的自家风格,坦荡不屈出一派大将风范。

周泽楷回信:有。来看?


04

“这就是赠品啊?”江波涛好奇的做实验,“诶还真没反应,明明就是跟旁边这株没区别嘛……这什么品种?”

周泽楷把电脑和纸笔递给他:“没查到。”

江波涛有了纸笔忘了问题,对着两盆植物琢磨片刻,还真琢磨出了个什么妖魔鬼怪,刷刷记脑洞;末了一抬头:“成了……哦,还差个名字,有推荐没有。”

周泽楷一时福至心灵,提议:“叶不修?”

他一向起名苦手,常用名一枪穿云都是同事给定的,平日里凡是有名称相关,恨不能一二三四报数编入数字军团——幸好他不是负责写脚本的。江波涛只是跟他开个玩笑,习惯性就要否决:“这个怕不可……咦?”

他急刹车,琢磨了片刻,喜出望外的说:“这个可能行啊!”

这位配角仁兄亦正亦邪,于正道不习俗礼,入了魔照样不走寻常路,可以说是个彻头彻尾的不讲究——关键这名字还朗朗上口。

“士别三日,小周可以嘛!”江波涛十分捧场,“那他胞弟呢?”

难得被表扬,周泽楷眉眼刚弯一半,闻言呆了呆。

……对哦,设定是双胞胎来着。

江子敬满怀期待的等着周阿蒙的惊喜。

周阿蒙迟疑半天,求救于亘古长青的数字命名法:“叶……一修?”


05

背后惦记一个人,甭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多半最后会撞着正主,典型例子参见好龙的叶公与此处的周泽楷。

他所在的程序设计组此刻冲在赶进度前线,回到家只是另段工作的开端。周泽楷程序写到一半,实在抵不过五脏庙催祭祀的咕噜经,在房间里觅了一圈食,只发现两个空泡面箱子。

好在楼下就有超市,他抓起钥匙出了门。没写完的部分心急火燎追着他脚后跟咬,周泽楷冲到电梯间,门一开就要往里进,差点撞上张桌子。

“慢点搬。”电梯里人叮嘱了句,又跟他打招呼,“小周出去吃饭?”

好像是他熟人。周泽楷点点头,抬头一愣——窄一圈的叶修。

……当然不可能。才分别几日半径就能小这么些,若真掌握了如此高效的减肥良方,他也不用再在花店打工,早赚个钵满盆满。除非是老板娘一怒将烟扣,哀叶修相思不解人消瘦。

周泽楷说:“嗯。”侧身让搬运工通过,“搬家?”

他成功加载了记忆,发觉窄版叶修就住对门。周泽楷刚搬来时被周母领着打过招呼,有过几面之缘。后来周母回家,他恢复昼伏夜出作息,没再碰到过,一时连名字都想不起来。此刻电梯堵着,一里一外,不说话着实尴尬。周泽楷一边期待另台电梯赶紧上来,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窄叶修回答:“不是,我平时不在这,就让我哥住过来。给他添点家具。”

周泽楷心想,不会吧。

另一台姗姗来迟的电梯就在这时闪亮登场,还不甘寂寞的叮了声。饭香、方便面箱和一把熟悉的声音一起,先人一步钻出了门缝:“我好像买多了一盒,你吃的了……嗯?怎么是你啊?”

周泽楷在心里加了个一。

TBC.

然后叶修用多买的盒饭和一手好泡面把小周收服了,全文完。

背景有BUG请无视,就想卖个萌(

评论(31)
热度(230)

© 君看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