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叶周。
谢心友赐名,来自君看一叶舟

仍未知道那天所养的草的名字

06

正常宽度的叶修说:“我当时第一反应,这小哥不会还不满意来找我退货的吧。把哥和哥的钱包吓的。”

窄版叶修,学名叶秋,已经听说了来龙去脉,点评:“该。”

“有这么大义灭亲的吗?”叶修行云流水的从弟弟筷子底下抢了块排骨,借花献佛丢进另个人碗里,“小周多吃点——看在这盒饭和泡面的份上,咱能一笔勾销了不?”

盒饭寻常,面却泡的一绝。周泽楷正运筷如飞,迷茫的看了眼排骨,夹起来,咬一口,终于想起来要勾销什么:“哦。”

接着他啃干净剩下的,脑子和胃各归原位,顿时感到吃人嘴软,冷冰冰一个字打发掉怕是不好。

犹豫了片刻,他从兄弟俩拌嘴中得到灵感,在谈话间隙问:“烟没收了?”

叶修看了看他,含蓄的用眼皮挡住“这孩子竟然会寒暄”的惊讶,嘴上道:“没,老板娘扣了我一盒意思一下。”

周泽楷点点头,又坐了一会,起身告辞。留两兄弟在这瞎折腾一气,折腾到暮色四合,好歹挪出个家模样。

客房是懒得收拾了,厨房又没开火,叶秋大衣往胳膊一搭:“跟我回家吃?”

叶修瘫在沙发上没动:“回什么家,好容易找着人,结果要不是小唐机灵换了个标签,连门都进不去。我不得赶紧去宣传下热爱花草人人有责啊。”

“搞错资料又不一定是故意的,”叶秋嘟囔,“哥你这太阴谋论了吧。”

叶修懒洋洋的扫了他一眼。

叶秋哼了声:“……真不回啊?”

“改天工资发了带你出去吃……哎等会。”叶秋满怀希望的回头,“有烟吗?”

“没有!”叶秋没好气。

“要你何用,快回家去。”叶修撵他。

叶秋摔门就走。

过一会门又被敲响,叶修四下一望,没见落下什么,拖着步子去开门:“这回又……是小周啊。怎么了?”

一盒烟递过来。

叶修这回没遮掩惊讶。周泽楷被“贿赂我有啥好处吗”的这么一看,目光像含羞草·正宗版一样垂下来,局促的:“连累你的……谢礼。”

这话说的没逻辑,堪比驴唇对上马嘴,难为叶修竟然听的懂。

他倒没打算拒绝,花店上完班就过来搬家,没顾上买烟,周泽楷这盒谢礼可谓误打误撞的雪中送炭。然而这么毫不客气的收下,又有点欺负老实人。

“这样吧,谢礼也不能白收。”叶修指指身后的泡面展览,“小周晚饭吃了吗,我——泡面给你吃?”

在很多年后,叶氏泡面会被冠以宅男杀手、一吃倾国、抓住你的胃等称号。此时盛名虽未流传开,已被试吃版折服的年轻人眼睛一亮,毫无戒心的将叶修领进了家门。


07

周泽楷不善交际,为了避免电梯里和人打招呼,从来低头玩手机。因此他半年间和叶秋有几面之缘,仍然不记得这位邻居姓甚名谁几只眼。换人不换景,他现在和叶修也有了几(顿)面之缘……结果连门都让人进了。

只能说,人比人,气死人。

当然,登堂入室靠的不只是食物这门世界通用语。比如叶修对植物很有份符合职业的爱心,理所应当的,时不时受邀来帮个忙。此时这位友情嘉宾正十分惊讶:“买含羞草是为了防辐射?”

周泽楷感到即将被批评利用花草,惭愧的低下头。

然而叶修接着说:“可这不但不管用,食用或过度接触还掉头发呢。”

周泽楷反应很快:“那送你。”

他本意是叶修知道这点不会中招,出口才发现不对,又不知怎么补救,涨的脸通红。好在对方没注意歧义,欣然接受:“行啊,那这盆我就抱走了。”

周泽楷过意不去:“那盆,要吗?”

“你留着吧。”叶修说,“那盆无毒吸尘防辐射,越闻烟味越活泼,特别好养活,你养最适合——我看它在这长得也挺好。”

那株冒牌含羞草被花店店员御口亲赐一串优点,叶子欢欢实实的打了个旋。周泽楷观察片刻,觉得好像是比抱来时大了一点点。


08

西瓜、牛肉、芥末、玉米……圣诞老人的胡子。

“这都是啥?”

周泽楷指着这堆东西旁边的花盆:“肥料。”难道不是很明显的吗,他动作这么说。

很明显的是你在开玩笑吧,再好养活也不能这么拿来玩啊……“谁说可以加这些的?”

周泽楷玩够了,宽宏大量的收起刑具,拿了喷壶,顺手给叶修指路微博:“小江转的。”

叶修get了欢脱的虐草动图。

小江get了debuff“老叶的关注”一枚。

叶修试图将饲主掰回正途:“这张的捕蝇草不还叼了根烟吗,小周怎么不试试这个?”

周泽楷遗憾的看着盆:“没地方叼呀。”

叶修也十分遗憾,同时深恨自家本体为何没长个十张八张嘴。

周泽楷敲敲他手背。叶修领命,松手交回鼠标控制权,腿一蹬把转椅滑开些让出空间,又不太远,正好能看见屏幕搜索内容——如何养花。

旁边天不怕地不怕的冒牌君蔫巴巴的耷拉了枝条。

小周看来是下定决心,力求让这位真的“长得挺好”。

叶修不动声色,做最后的努力:“其实不管也没事,我可以隔两天来打理一下。”

周泽楷决心立马没了:“好。”


09

江波涛发现,自从小周邻居换了人,他省心了不少。

虽然周泽楷一直是个省心的主,顶多特定的季节莫名其妙烧一天,可新邻居陪吃陪聊陪看病陪养花,实在是个全职高手——听说打游戏都很有心得。

很有心得的邻居听说周泽楷的工作后,当即表示了相同爱好互利互勉。周泽楷喜欢玩游戏才入了这行,欣然应战,从此每个周末不在公司加班,就在叶修家加班。

叶修手快眼快脑子快,属于难得能和他一较高下的;且经验丰富,不少不知名游戏的隐藏技巧他都如数家珍,也不知哪来这么多时间。玩起来就没个点,花店上班又没周末的说法,叶修看起来比刚见面又懒怠了一圈。

再来帮忙陪吃陪养植物时,周泽楷提醒他:“有眼袋。”

“什么眼袋,这叫卧蚕,帅哥才有好吗。”

周泽楷抿着嘴一个劲笑。

叶修随手在他眼下一抹:“还笑,你看你这不是也有。”

周泽楷笑意收不住,过会觉得眼下那点热还在,顺手揉了揉。

叶修说:“揉眼睛也揉不掉黑眼圈啊。”

有黑眼圈啊……那大概能遮住这热度的颜色吧,周泽楷没来由有点庆幸。


10

叶修说:“小周这花有点蔫啊,浇水浇多了?”

一旁边噼里啪啦敲键盘边吸哩呼噜吃面条的人一脸纠结。

“得,我给你写个注意事项,”叶修四下寻觅,“来,笔纸伺候。”

周泽楷一指卧室门,示意他自己找。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叶修溜溜达达名正言顺进了屋,过了好一会问:“桌上的纸都行吗?”

“嗯……”他昨天睡前把叶不修同学的人设拿去看来着,“!不……”

叶修神色如常走出来:“有一张印着东西,我另找了张白纸写的。就扫了一眼没细看,违反你们规定吗?”

他紧张的又不是保密性。周泽楷摇摇头,偷偷把面条和提到嗓子眼的心咽回去。刚咽完,就听叶修漫不经心的问:“那个叶不修,哦还有叶一修括号暂定,名字该不会是你起的吧。”

“……”

“真是啊?”

“……”要是能装成被噎住不用说话就好了,为什么不吃慢一点呢。


11

对于征用了他老人家名字的配角人设,叶修如是评价:“你们那写脚本的,倚×屠龙记看多了吧?”

这位殿下是某族的下任族长,身为仙家正统,不好好修道,成天怀揣仙妖人睦邻而居的美好愿望,隐瞒身份云游人间,麾下三教九流,群妖乱舞,以致被心思各异的名门正派们下令追杀。追杀的主力军他还认识——以前游历时偶然作英雄救的美,也是叶修发此论的主角。

这美人偏生了个木头性子,来追杀就一板一眼的真下狠手,狠完立刻执一礼,恭恭敬敬道前辈。满身肃杀之气,一张拘谨面孔,百般话囿于舌底,只露分毫在剑影中。

叶殿下被追杀一阵,居然杀出了几分趣味,觉得这孩子怪有意思——用脚本组的话来说,是个反差萌。于是时不时来撩个闲,骚扰的追杀党们烦不胜烦。这一腔邪火烧不着神出鬼没的罪魁祸首,只好烧到没资历又不辩白的主力军头上。

一边救命恩人,一边人道苍生,美人被迫以师门清名立誓,从此走上流言四起、誓言反噬、逐出师门、只身护法、力战而亡的龙套老路。亡了还不算,美人作为叶殿下的心头朱砂——改成仙妖题材里的专业术语,就是心魔——成功让不拘小节的叶殿下变成了不拘小节的叶魔头,泼了好大一盆淋漓的狗血,这才功成身退。

其实叶修的评价很重点错,毕竟人设重点在叶殿下后来的成魔历程与BOSS技能,美人只是个以身殉剧情的触发器。再者说,除了摊了个灭绝师太的师父和一众专会落井下石的同僚外,美人跟倚×屠龙记里的周姑娘并没什么相似。

哦,还得抛去一点。

出于名字被换了个法征用的怨念,周泽楷原本摇摆在“替友人辩白”和“安慰长期饭票”间的心念一定,果断选择后者:“对呀。”

“肯定是懒得给龙套想背景。”

“嗯。”

“没准名字也没想,直接用那位周姑娘的得了。”

“……”

叶修有理有据的摸下巴:“是叫阿芷还是阿若呢?”

他就差把“哥在逗你”写到脸上。周泽楷应对此人行径也算有了心得,心知面对老神在在的高段位人士,一定要直球出击不躲不闪,于是迎难而上:“不是。”

到底不情不愿:“……是小周。”

出乎意料,叶修没接着笑,反把一直挂在嘴角的那点也敛回去了。

他少有这种时候,神色一凝就有些捉摸不透。周泽楷被他专注的眼神看的有点毛,正不知所措,就听叶修严肃的问:“怎么给你安排这么个龙套,你跟人设那边有仇?”

周泽楷:“……”不如说是关系太好了吧。

TBC.


修真玄幻全不熟,有BUG别介意_(:зゝ∠)_

评论(20)
热度(126)

© 君看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