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叶周。
谢心友赐名,来自君看一叶舟

仍未知道那天所养的草的名字

12

自从知道顶着他俩化名的NPC还有这么一段,叶修就时不时逗他一下。

“啧啧,成了魔都没追回魂魄,小周你怎么跑这么快。”

“记得把前辈的技能效果编酷炫点啊。”

“这故事出DLC不?”

“看我干吗?你想,百年求索,碧落黄泉,阴差阳错,终觅其踪——结果对方还啥都不记得了。这狗血,多对你同事胃口啊。”

周泽楷以不言应万变,埋头哐哐敲键盘。

“说起来,”叶修起身开窗,倚在门边点了支烟,随意道,“小周,要是真被那位叶前辈找着了,还会……会怎么对他?”

周泽楷皱了皱鼻子。

叶修这货,简而言之,一个有公德心的烟枪。自家窝里云雾缭绕,好像全市的雾霾都集中在了这方寸之地,周泽楷有次去找他,一开门差点要拿灭火器。然而一换地,这位烟枪就跟着换了个人,再哈欠连天也没在他家抽过;顶多外套毛衣的带点余味,沾在沙发鼠标座椅靠垫枕头上……习惯后还有点好闻。

此刻他断句断的暧昧不清,烟也点的莫名其妙。周泽楷有点不自在,心想早知道就不答应给龙套冠名了,边从显示器旁瞄了一眼。

窗边仙气袅袅,叶大仙逆着光,烟雾后面只露了双深沉的眉毛。身形倒是能看清,一如既往的懒洋洋,看姿势是在盯着他这方向发呆——依照此人惯常罪行,约莫是在深沉思考该拿他手旁哪个空面碗当烟灰缸。

桌上餐巾纸看着都比他正经。方才的不自在感,绝对是这人又故意逗他。

于是他默认叶修问的是自己这个“小周”,思索片刻,目光锐利,唇线紧抿,十分认真的说:“打他一顿。”


13

不知是不是对游戏人物感同身受了一番,第二天,叶修所谓的卧蚕又来刷起了存在感。

一并刷存在感的还有叶秋,说是最近手术多,住这离医院近——不过周泽楷觉得他大概是想来拿叶修或是房子练个手,因为现在每天回家都能听见邻居在拆房。

好在这房子隔音效果挺好,之前他从没听到过叶修那有动静,这阵子也只是在特定时间听见隐约的叮咣。若不是这声音有些说不出的古怪,周泽楷都未必会留心。估计兄弟俩也没想到他听的见,不然以叶秋一贯的温文客气,别管装修还是打架,肯定要登门道歉。

不来最好,不然看着叶修的脸在那彬彬有礼的道歉……太违和了。

为了避免这画面,周泽楷连门都不怎么出了——当然,这更多是因为工作。游戏进入了最紧张时期,他下班那点闲暇早被各式任务瓜分一空。

他从屏幕中回过神来。天色已晚,灯忘了开,屏幕荧光映得房间里一片蓝幽幽的冷清。冒牌含羞草被他指尖轻轻压下去,借着力道弹起枝条,在他手心挠了挠。周泽楷捏捏叶片,觉得人和花都有点蔫。

叶修半个多月没过来了。

两周不识饭味,周泽楷有点想念。

他碗面连吃十天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一向不算挑。实在是被叶修多少年练就的手艺养刁了舌头,连上班时都忍不住建议开个烹饪系统,让仙风道骨的NPC都与主角讲起了仙家食谱。眼看着自己脑内的故事越歪越像舌尖上的修道,周泽楷决定去关心一下邻居。

他仔细回忆一番,认为自己一直是腼腆礼貌爱护花草的画风,结果一不小心,OOC了,又把叶修吓唬了一回。当务之急是洗心革面,重塑形象。

于是他在屋里逛了一圈,在万能小江和热心同事的帮助下排除了一堆错误选项,踏上了以花为媒(介)的光明坦途。


14

叶修收回心神,满屋子鬼画符就撞进眼里。他摸到响了半天的手机接通,方才看到周泽楷在屋里转悠而勾起的些许笑意,又随着这一层层的符咒收了回去。

“哥你也多少收敛点,”叶秋的无奈恨不能通过手机爬出来,“盯着你的又不只是那几位长辈,不然怎么你那天心神一波动,家里后脚就要求下禁制?幸好是叫我来……”

“没事,来呗,”叶修懒洋洋往沙发里一陷,“难不成你觉得有人能困住我?”

“那你这两天干吗没去找小周?”

“给你个面子啊!”叶修理所当然。

叶秋不给他面子,二话没说把电话掐了。

叶修扔掉手机,闭上眼又试了下,遗憾的发现禁制还是起了作用。他虽入魔,却不修魔,这些天晨昏定省的扛着禁制元神出窍,再逆天也受不了。好在这手段意在警告,明天他便可以恢复自由,结束足不出户、只能借着本体看一眼人的苦日子。

只能说,本体是不能动的植物,有时候让人庆幸……可有时候,也让人怪不能忍的。

叶修苦中作乐的想,唉,就当冷静冷静吧。

之前屡屡出言试探,是觉得周泽楷并无心结,结果还没问出个所以然,自己先问过了线。他费尽心机,终于把什么都压在百年冰封下;自己都没料到只是开了条缝,冻水就成了火山喷发。

周泽楷那句话,他也知道不过玩笑——他家小周,种族宅男,就算再个子高挑四肢修长,按理说战斗力也不过平均值;被半只鹅打一顿,也就能殴打出个一身毛。要是能就这么了事,简直祖上积德,哪还用叶秋拐弯抹角的劝,叶修自己就二话不说立刻回家给列祖列宗上柱香……关键是,每每临近那一日,周泽楷都会没原因的病一场。

肉体尚且被烙上古早的印记,魂魄如何,他没法赌。

话又说回来,这一顿其实真没法打。还手不还?装受伤不装?万一近身肉搏里他控制不住了怎么办,又不能用法术,难道召唤一堆藤蔓把人绑结实了,好让自己都拆不开吃不到吗?……

叶修琢磨了一下可行性。

天干物燥,容易上火,他决定再去洗个澡。


15

站到对门前,周泽楷默背了两遍开场词,敲门。

过了两分钟才听到有人过来,声音隔着门低低哑哑:“谁?”

周泽楷张了张嘴——坏了,这个开场词里没有。

其实自报姓名就行。然而糟就糟在……是不是没人跟叶修说过他全名啊?而没做好心理建设的情况下,自我介绍说小周……不知为何有点羞耻。

好在门那边还挺心有灵犀,替他完成这一艰巨任务:“小周?”

周泽楷如释重负的嗯了声。

叶修拉开门:“什么事?”

他刚洗完澡,难得没有烟味,T恤和半湿不干的头发带着水汽和清淡的草木香,呼啦扑了人一脸。

周泽楷忘词了。

他这紧张来的毫无缘由,像被什么隔着时空轻轻戳了脊椎骨,后颈汗毛都炸起来,炸的自己也十分莫名其妙。呆立了几秒钟,周泽楷下意识抬起手,示意端着的花盆。


16

叶修哭笑不得:“我还以为你梦见了那位NPC,一时激愤打算拿我出气呢。”

周泽楷咬着面条直摇头,几滴辣椒汤甩到耳垂上,被衬得黯然失色。

叶修笑着看了他一会,见好就收,为表诚意还亲自给他抹了抹,当然是拿餐巾纸:“花蔫了是吧,喷壶呢?”

脸快埋进面碗里的人抬起手,闷声不响的胡乱指了指。他几日不浇水,自然也不记得喷壶丢在哪里;想着让叶修找一阵,正好给乱七八糟的体温和心跳留空缓缓。

可惜叶修一反往日不动声色的体贴,不但轻车熟路的翻出喷壶浇完水,转回来还从他对面坐到了旁边。空气的温度传导变得异常好,他确实的感到了无比贴近的体温,手指都紧张起来。

“汤底别喝啊小周。”

原来是来操心他的健康习惯——周泽楷没来得及松口气,手里的碗就被端走了。因为捧的太用劲,叶修很自然的覆住他手背,才把碗拿出来,又顺手拍了拍:“发什么呆,赶紧的干活去。”

周泽楷突然攥住他手腕。

他动了,然后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再然后发现自己也没意识到要干吗,又惊又窘间僵在那里,只是蜷了蜷手指,在手腕微动时又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气。

叶修喉结动了动,垂下眼。

他只能看到周泽楷的发旋,和对方握得死紧的手,姿势迷茫,力度坚定。他倒能游刃有余,在那手掌中间转了半圈,四个指头尖轻缓的滑过手腕,勾住脉搏……然后周泽楷下意识回勾住他拇指,指腹下跳动亲昵的快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叶修想,我还忍什么呢?

然后他直起身子,轻而易举脱离掌控,在周泽楷微张的手心弹了一下:“小周,再不松手,哥就什么都不管了啊——碗都归你洗。”

TBC.

评论(19)
热度(110)

© 君看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