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叶周。
谢心友赐名,来自君看一叶舟

仍未知道那天所养的草的名字

有点小激动睡不着,干脆接着泼前世今生的狗血吧。

这回泼完剧情就跑完了,下更终于可以卖卖萌完个结了哈哈哈……。

写的仓促,有bug请戳我_(:3)



17

就如同在玩攻略游戏,双向箭头已明显,偏偏不知缺了哪一触发条件,在最终章前卡了关——再精通游戏的人,恐怕都不能给出万能的解答。

“小周,”叶修十分无奈,“我又不会把这花抢了就走,你死盯着我干吗?”

周泽楷跟在他身边,如同练了门如影随形的功夫;闻言想了想,煞有介事的说:“偷师。”

“偷什么?”

“你一来,”指了指冒牌的含羞草,“就精神。”

“……”总不能说这是烟瘾犯了,他只是悄咪咪给点了支烟吧。

周泽楷打委屈牌:“我按注意事项养的。”

“也没什么特别的,”叶修随便找了个理由,“你让它感觉到重视就行。”

他考虑了下什么动作既能表示重视,又不会引来照猫画虎的模仿……感到依他这饲主的脾气,搞什么都不保险。他捏了捏叶子,索性低头亲了这冒牌草一下;心想正好自己刚抽完烟,本体就先闻着味过过干瘾吧。

周泽楷的省略号都难以言喻起来。

这种冲击一直持续到叶修走后,他跑上微博看求攻略这条的回复。一连跳了几页,总觉得谁也没说到点子上……说不定卡关的原因,叶修的真爱是他家这株植物呢。

他被自己的脑洞惊悚了一会,觉得还不如叶修自己是植物靠谱。

新跳出个回复。陌生的ID头头是道的列了个清单,也许属性相克,也许黑历史阴影,也许有没走的关键剧情;一句话,等攻略角色自个想通了,自然万事大吉——可有什么关键剧情,想通又得到什么时候去呢?

周泽楷郁闷的拨弄着冒牌含羞草。拨弄一会,他眨眨眼,鬼使神差的捏住叶子,体现了一把对这位缺爱植物的重视。


18

见到长袍广袖的年轻叶修时,周泽楷愣了一分钟,然后确认了三点。

一,这是做梦。二,这人设比美工组搞的好看多了。三,叶修诅咒他梦见配角君的乌鸦嘴灵了一半,不知后半句让他打人泄愤的预言能否在这一偿夙愿。

不过他很快泄气的放弃了美好愿望——因为就这仰面朝天的姿势和身上半分力气没有的状态,不等够着人家,自己先累死了。

结果叶殿下通情达理的蹲下来,在他脸上一呼啦,惊讶道:“嗯?怎么是你啊。”

周泽楷又在心里加了个一。

“看这血流的,昨天不还好好的吗,遭暗算了?”叶殿下说,“一看就是小年轻,太老实……得,你昨天送我当掉做盘缠的玉正好还没卖,权当还人情吧。”

他刷拉撕开周泽楷衣襟。后者还没来得及窘迫,那块玉闪过一道温润的光,贴到他胸口上。


眼前一花,周泽楷发现自己跪在了冰天雪地里。

他茫然的抬头,心想这传送程序谁写的,怎么连个提示都没有的啊。

面前这位仁兄长了张恶婆婆脸,还怕别人看不出自己是坏人,张嘴就贴心的交代了个底朝天:“师父当日不忍迫你,好在有叶高人料敌先机,令你以师门之名立下毒誓。如今那魔头自你手下逃脱,你一身功力也被誓言反噬废了个七八,师父宅心仁厚,执意留你一命——那你便滚下山,逃你的命去吧。”

伴随着“反派配角的冷笑.MP3”音效,这位兄弟弯下腰,去摘他腰间一双佩剑。

周泽楷下意识去抓他。那人一把甩开,阴阳怪气的奇道:“周泽楷,难不成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留着师父给你的剑?——哦,”他一脸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听说那魔头叶修替你重新锻过这剑,是也不是?”

周泽楷心想,怎么这剧情补完还带修正姓名性别的吗?

他全然状况外,因此又被切换新场景时,看着熟悉的一红一蓝双剑自胸前刺入,也并没觉得疼痛,反倒一片坦然的安宁——似乎直到这时,他仍然笃定这位临阵反水、领着妖魔鬼怪欲攻山门的叶高人并非叶修。

大概因为有剧透大神的加持吧。

刺了他两剑的高人比他还意外,脱口就问:“这剑怎么……谁给你锻造的?”

你扮演的这位呀,周泽楷很想告诉这位不小心露陷的冒牌货。

可能见左右无人,假叶修索性不装了,三两步过来看他伤势:“别担心,你功力深厚,大概能……能……”

他能不下去了,甩袖怒道:“小子找死,一成功力来守什么山门!”

周泽楷默默的看着他。

那人也知道这话纯属胡搅蛮缠,一时却忍不住皱眉:“父亲只交代把叶修那一劫带回去,怎么没说你这功力、这两把剑——唉,都怪那乱惹事的混账兄长!”

他那点温文全吞进肚子里,嘴上抱怨,手上也不停,符咒配合手诀一波波打下来,动作越来越快——却在看到他伤口情状时,戛然而止了。

叶修给他的剑,自然是举世无双的神兵。

游戏玩多了,周泽楷隐隐料到下面要发生什么。果然那人顿了顿,叹口气道:“实在对不住,我救不了你……不过我可以带你去寻能救之人。委屈你先在这剑里睡一阵吧。”

便一挥袖,将他眼前乾坤都兜进黑暗中。


仿佛只是一瞬,恢复光明时,周泽楷终于又看到了叶修。

切换场景于他十分短暂,但一见人,周泽楷就知道怕是过了数载春秋——且不说那破衣烂衫的形容和几乎赶上现在的“卧蚕”,此时叶修居然比他弟还要瘦一圈。

瘦了的叶修十分好看。此日许是中秋,屋外远远传来些喧哗,桌上一盒月饼,印着精致的图案,叫人想见一个美满和乐的太平盛世。叶修推开那月饼,神色平静的将剑放在桌上,自己转回对面坐下,面容被剑光月光映的清透。

周泽楷现实世界里在他身边转了许久不能下手,忍不住心里痒痒;想着反正梦里做坏事也没人知道,便生涩的叫了声前辈。趁叶修一愣提剑转脸的工夫,胆大包天的凑过去,亲了一下。

他小心翼翼的垂着眼睛,亲完就跑,离远了才敢看看对面人。不料才抬起头,就被一股大力压回去,切实体会了一把按头小分队的威力。

叶修也不知发什么狠,把他嘴唇咬的生疼,硬是撬开牙关;他还没空感受是个什么滋味,目光就猝不及防,落到了叶修眼睛里——那瞳仁漆黑如渊,哪还有什么平静清透,被他虚影占了个满满当当;眼白血丝如幽火,他眼睁睁看着最后一丝清明顷刻燃成死灰,又被扬成了一片暗无天日。

分明是仙身弃去,已然入魔。

月色温凉,果真如水,淌了一滴在他颊上。

先前没体会到的利刃穿心,此刻忽然卷土重来,双倍奉还。


19

大概是嘲讽开多了损人品,叶修午夜梦回从来唯见闲人,只好逮着月黑风高、四下无人之时,小心的把那点回忆捧出来遛一遛。

起初不过是觉得少年可爱,居然送玉给个陌生人做盘缠;便还人情的顺手救了,于叶修来说转眼就忘。不料这位小美人十分了得,身家显赫,作为什么一门二派三教九流五魁首里首屈一指的青年才俊,成了追杀他的中坚力量,修仙门派的未来栋梁。

叶修就需要这么个武艺术法性格长相都讨人喜欢的栋梁,动了求贤若渴的念头,天天找机会给人家洗脑——就算死敌洗不成共建社会的战友,打着玩也是好的嘛。栋梁身边的歪脖子树也给力,不知是不是看穿了他想把人争取来的小心思,一个劲撺掇小周来附近斩妖除魔,不小心就斩到了恩人前辈的地盘上。

恩人前辈:我这的妖都是好妖,一不吃人二没害人,斩来干啥?小周我们还是来讲讲共建三族的……你这剑怎么回事?这孩子,不知道剑在人在吗,赶紧的给我看看。

小周他师兄:师父,周泽楷屡战魔头,同门皆死而独活,必是勾结妖类——你看那魔头还送他剑!

小周他师父:什么不吃人不害人,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还想不想要我们派的名声啦!

叶修隔着回忆摸了摸少年黯然的眉眼,心疼的想,这群蠢货。

然后他十分有自我批评精神,舍己为人的把自己列在了蠢货头一个。

周泽楷在师门与恩人间左右为难,有口莫辩,被逐出门派。后在门派被围攻时独返山门外,耗尽余下功力,被自己的剑刺了个对穿。

这些都不是叶修自己的回忆。彼时族人正在寻他,叶修隐姓埋名四处跑,什么消息都追不上他脚步。他心中有一幅大山河,没空留意环环相扣的红尘险恶,只知道讨人厌的门派里的讨人喜欢的小周一走就没再过来。后来从叶秋那听了些话音,也不过是撕破最后一层脸皮闯了族内禁地,生生抢出一双剑来;浑噩些日子,在把自己饿成蓬干草前就恢复了神智。

他不知那魂魄被叶秋护在剑里,虽一时感到心中这山河草木寥落,水石空空,总觉有一日冬去春来,小周又会抿紧嘴唇,铿铿锵锵来跟他打一场。

于是叶修边努力建设和谐社会,边等心里冰消雪融。等了好些年,春天没等来,等来个心魔。

心魔长了张久未见的美人脸,小声叫了句前辈;却不出手,径自迎着叶修的剑走上来,屏着呼吸,在他唇边珍而又重的亲了一亲。

叶修脑中轰一声,塌了半壁山河。

他勾住周泽楷的腰死命往怀里按,绷了数年的理智,压抑至今的欲念,全淹没在梦都梦不见的温度里。然而情动之时手一游移,叶修蓦地摸到对方背心一把剑。

他这才尝到口中血腥气,忙不迭拉开——双剑穿心而过,他的小周在他眼前成了个血染的小美人。

用以续命的玉裂出不祥的纹路。周泽楷垂眼摘下,轻轻放在他手心。

“还你。”

剩下的山河也塌了个彻底。

叶修什么也没顾上想,反手就要去握他的。早已失去灵气的玉跌回原主人手上,立刻化为齑粉;而像是勉力支撑了很久,终于连这点重量都无法再承担似的,周泽楷给他的笑容才扬到一半,身形忽然碎了。

那点温度还没来得及退尽,在叶修迟一步抵达的手指间眷恋的触了触,终于散作千风。

无处着落的利刃锵锒坠地。

TBC.

评论(24)
热度(114)

© 君看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