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叶周。
谢心友赐名,来自君看一叶舟

叶公好龙

全职,叶周。东幻(?)背景,周泽楷打算来一出龙的报恩,然而叶恩人跟他拿的不是同一个剧本。
给熊孩子讲故事的深井冰副产品。







兴欣酒馆的常客都知道,新来的厨子叶修有几句经典语录。
第一句曰:“我是来找龙的。”
眼睛雪亮的围观群众表示,呸,你来找龙,我还来找银龙呢。
虽然这是个奇幻背景,可龙也不是你想找、想找就能找,能满地趴趴走的那不是龙,是地龙蚯蚓。银龙更是难得,荣耀大陆上除了那位神秘的嘉世前城主叶秋曾遇到,还没人见过,连如日中天的轮回城主周泽楷也没有。
第二句应运而生:“对啊,我就是叶秋。”
呸,你是叶秋,我还是周泽楷呢!
第三句用在特定场合,比如被刁钻的客人找茬时:“不满意?唉,谁让我是除了杀龙什么也不会的人呢,不好意思啊。”
呸!你会杀龙,老子还会驯龙哩!
于是多数时候,这位自称只会杀龙的人,总能以几句话成功的点燃战火,而后引敌出手、胖揍一顿、丢出店门,还因为对方先出手而占着理——不得不说,这也是一项令人惊叹的才能。
久而久之,再闻此言,便有好事者图一乐,装模作样的向他请教杀龙诀窍。
“哪有什么诀窍?武器趁手,三寸七寸瞅准一个,看好机会,前者敲,后者刺,结了。”叶修说的还煞有介事,“最要紧一点,龙喉下有片逆鳞,记着别碰它。”
“那驯龙呢?”
“我没养过。”叶修君子坦荡荡的承认,“想来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吧——啮其逆鳞,而后驭之,之类的。”
说到此时,好事者往往相视窃笑,又特意叫他收拾桌子。叶修也跟着一笑,端起酒杯,在满堂哄笑中走开了。


然而也有人被他的故事迷惑,兴欣老板娘就是一个。她还为此特地装修了小酒馆,里外都画着各式的龙。图案栩栩如生,围观者众,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出个画上眼睛就会破壁而出的奇闻,一直传到附近轮回城中。
世界这么大,我们想看看,于是轮回城主和他的小伙伴们跑到了兴欣。
可惜他们忘了,自家城主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度没差到哪去。轮回观光团一到,立刻被围观众变成了观光对象。小伙伴们左支右绌,好容易为城主杀出一条血路。
周泽楷突出重围,逃入个小房间,正惊魂未定,抬眼就看到了绘画现场。
叶修在亲手画最后一条龙。银色的颜料在墙上抹开,有如满月清晖,将狭小昏暗的室内映的像城主卧室。他专注的望着墙面,压根没留意外头骚乱,也没注意屋里多了个人。
他抹完最后一笔,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一回头,终于看见了呆呆的周泽楷。
“……哟,小周?”
小周:……?
“你认识我?”
“轮回城主,能不知道吗。”叶修跳下凳子,顺手将笔一扔,准确丢进床边工具箱里,正好把盖子带上,一滴颜料都没甩出来。“城主都这么神出鬼没啊?吓我一跳,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现在手脚还发软呢。”
周泽楷看看他,又看看工具箱,然后默默的望回他。
“没坐的地方,你坐床边上将就下吧。”叶修往墙上一靠,“城主是听了传闻,来看热闹的?”
周泽楷想了想:“看你。”
叶修失笑:“我比热闹还好看啊?”
“嗯。”
被荣耀第一(美)人这么夸了,叶修心情十分复杂。
结果周泽楷还有下文:“你是叶秋。”所以当然比热闹好看,他眼神一派的理直气壮。
“这么肯定?”叶修顺着他手指看了看墙,“哦,也是,画了银龙嘛。比别人画的像吧?”
“……”周泽楷,“呃,没见过。”
叶修看他一眼。
“没事,别气馁,这之后我也没见过。这小家伙看着乖,其实眼光挑的很。”
“……。”周泽楷试探的问,“来找它?”
叶修笑了笑:“听过我那个语录的第一句吗?我是来找龙的。”


这番热闹不只引来了城主,大概还感动了上苍。这天夜里,一个小孩扯着嗓子大喊:“龙来啦!”
有人推开窗户斥责他:“瞎说什……龙来啦!!”
银色的龙盘据在兴欣外墙,尾巴温顺的垂在门口。越来越多的围观视线大概让它有些局促,脑袋垂的更低,爪子在某扇小窗户上挠了两下,尾巴也不由催促的拍打起地面。
围观群众一致被萌化了。
“你看这拍打的节奏,”围观群众自发担任翻译,“来战,来战,来战!”
“才不是呢!”围观群众的妻子,“来约,来约,来约!”
围观群众的孩子跟着节奏兴奋的拍手:“啪!啪!啪!”
这动静比龙那羞涩的敲窗大多了。叶修一脸困倦的探出身:“谁啊,夜半三更的……”他愣住了。
龙不安的拍着地面:“啪啪啪。”
围观群众开始欢呼:“打一个!亲一个!啪一个!”
龙紧张的拍着地面:“啪啪啪!”
叶修:后两个是什么鬼。
叶修若无其事的关窗户:“大家洗洗睡了吧啊,世界晚安。”
围观群众一致表示裤脱看这?逗我吗?
好事者代表大众叫道:“你不是说除了杀龙什么也不会吗!杀呀!”
龙:“啪……?”
叶修手一顿,环视四周,看到了围观群众、群众他媳妇儿、群众他熊孩子、阴影脸的黑衣群众……等等复杂的构成。
叶修说:“哦,这不是我要找那条。”
好事者不死心:“你说你是叶秋,叶秋要找的难道不是银龙……”
叶修平静的扫了他一眼,那人忽然不说话了。
“这不是我要找那条。”他重复一遍,“都回去睡吧。”
见人坚决的关了窗户,对龙一向又好奇又恐惧的人们远观完毕,不敢亵玩,磨了半天,还是陆续散了。好事者混在人群里,犹在悻悻的左右嘟囔:“唉,什么叶秋,骗子一个!我看没准真的叶秋也不敢杀龙呢,胆小鬼,要不怎么换了城主……”
龙望着窗户,茫然的拍了拍地面,呆了一会,飞走了。


这两日,镇上八卦话题圈风起云涌。
最初是一首叶公好龙。诗是阮姓的诗人所作,讲了一位叶某人夸下海口能屠龙,结果被真龙吓的闭门不出。就在兴欣酒馆门口唱,被老板娘当头浇了一桶酒。
没两天,阮诗人又作一首,说原本轮回城有城主坐镇,龙不来犯,百姓平安。结果有龙被某人不动然拒,恼羞成怒,在城东山上掳掠行人;罪魁祸首却偏安一隅。唱了半日,直唱到罪魁祸首扛着把怪模怪样的伞出了门——虽然神色依然平静——才心满意足收了口。
又半日,叶祸首将一只黑龙的尸体拖回了酒馆。
这回阮诗人销声匿迹,一位茶姓的唱起了赞曲。此后叶修一发不可收拾,哪里有龙往哪跑,烤全龙成了兴欣的招牌。
赞曲唱到第六支,叶修进了轮回城。
他跟守卫云山雾罩:“我来给你们城主送好消息啊。他要外出?没事,见到我他就不用出去了。”
他跟近侍开门见山:“我知道你们城主是龙,都下去吧。”
他跟城主客气寒暄:“小周长大了还是这么不爱说话哈?”
周泽楷:……。
他幼时遇上屠龙者,力有不逮落败,叶修以再战为约,放了他一回。等周泽楷几年后再去,却听说这人不敌几条黑龙,无力护佑城池,嘉世易主,叶修不知去向。
不管别的龙信不信,周泽楷是不信。因此偶然发现叶修踪迹时,他当晚就来履约邀战,被拔伞无情的不动然拒了。本以为是没认出来,现在看来……
“你认识我。”他这回用了陈述句。
“当然,不然早杀上门了。”叶修笑呵呵的,“第一条黑龙就交代了,听说轮回城主想亲自化龙讨伐我啊?”
周泽楷迅速交代:“骗他们的。”
黑龙是当年设计赶走叶修的帮凶,又暗地跟来,想找机会彻底干掉他这个心腹大患,只是碍于轮回,不好下手。叶修正愁没法引出来,周泽楷这举动帮了大忙。
虽然如此,看着当年纯良无比、如今自学成才看起来却依旧纯良的龙,叶修心情也依旧十分复杂。
“我刚才可听说,你正要出门去东山呢?”
“嗯……”周泽楷眨眨眼,“……骗他们的。”
叶修一针见血:“是想让我以为你跟那些龙一伙,好骗我跟你打一架吧。”
周泽楷满怀期待:“打吗?”
“打什么——”叶修眼疾手快,扑过来一把将刚要化形的人压在了书案上。
“打什么打,”叶修教育他,“年轻人,不要这么心急火燎的。”
周泽楷拼命挣扎,脊椎处被叶修一抵,闷哼一声停了动作。叶修怕他还有什么奇招,小心的从后颈起沿脊椎细细按了一遍,确认捏住了七寸,这才放心的撑起身体。
周泽楷伏在案上一声不吭,刚化出来的小翅膀缩在肩上微颤,几近透明的翼膜都成了红色。
叶修都感到了一丝尴尬。
“你们这些龙真是,”他难得有点虚张声势,“那几条想将我赶尽杀绝也就算了,小周你说你好好一个清白的龙,老往我跟前凑,图什么呢?不都告诉你我找的不是你了吗?”
周泽楷努力别过头看他:“你不找我……”不找我履约。他说话也有点费劲,喘了口气,没说完。
“所以都说了……”叶修深感语言隔离,“而且我只会杀龙,找你干吗?凑齐七条好开召唤吗?”
周泽楷道:“杀不了。”
叶修好笑,手下用了几分力:“动的了吗?”
周泽楷不说话了,给了他一个不服的后脑勺。
叶修默然半晌,放弃的叹了口气,妥协道:“我知道你一直想让我履约。行,履吧——不管什么结果,小周你可都别怪我啊。”
周泽楷连翅膀都要发出光彩:“嗯!”
叶修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他忽然松手,扳着肩膀将人翻过来。周泽楷力气还没彻底恢复,被按住下巴仰了头,脖子勾出漂亮的弧。
“哥除了杀龙,真的什么也不会,”叶修说,“不过刚才想了半天,觉得驯龙也不错哈。咱试试?”
——欲驯龙,则反其道而行,啮其逆鳞,而后驭之。
周泽楷本能的炸了毛……炸了鳞。
然而叶修已经低下头,一口咬在他喉咙上;到底感到有点强买强卖,还安抚的舔了下。
银光自他唇齿下蔓延开来。一同晕开的还有红色,沿着脖子,一路烧进凌乱的衣领里。
叶修知道这是成了,见好就收,松开了手——谁知周泽楷比刚才还没力气似的,整个人都滑下了书案。好在他反应快,迅速俯身,将人接了个满怀。
周泽楷发出一声虚软的呜咽。
叶修:……怪不得逆鳞不能碰呢,原来是这么个逆法?
“这结果我可真没料到。”他心情更加复杂,跟迷迷糊糊的龙打商量,“这你也不怪我啊?”
周泽楷睁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含混的咕哝了声,费力的蹭了蹭他,头顶两个小犄角蹭的一阵痒。
叶修立刻把复杂的心情全扔了。
“行,”他低头亲了亲那犄角,“那我就负起责任,转行养龙吧。”


这以后,龙又销声匿迹,连同那个只会杀龙的帮工一起。后来,嘉世又一次易了主,然而主人不姓叶。再后来,兴欣客栈没了,轮回旁多了座兴欣城。
兴欣城的人都知道,他们城主有几句常说的话。
“龙?见过啊,特漂亮。”
“不给看,我养的,不服憋着。”
“他自己也愿意让养啊。嗯?问为什么?听过隔壁城那首叙事诗吗,有姊妹篇的。”
“对,叶公好龙,龙也好叶公嘛。”
Fin.

评论(42)
热度(358)

© 君看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