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叶周。
谢心友赐名,来自君看一叶舟

毕业季的小周不想说话

并向你扔了一篇论文

全职,叶周。原作背景,退役后去读电竞专业设定。



01

俗话说得好,假期无双至,死线不单行。死线此物,好比比翼鸟连理枝,能群殴你,绝不单挑;只要有那么一点点拖延的意思,下场只能是被讨债鬼一样接踵而至的期限们,结结实实地捆成个肉粽。

好在还有破解之法——自律、日程表、忍受枯燥,如果能踏实照做,还是可以将其一条一条剪成碎片片。而对职业选手,尤其是全明星级别的来说,这恰好是他们得以脱颖而出的基本功。

所以,当周泽楷在QQ群里说“要赶死线不能去玩”时,全轮回都惊呆了。

夭寿啦!队长这浓眉大眼自觉拼命堪为表率的人物,居然也叛变(划掉)要赶死线啦!

孙翔第一反应就是怀疑权威:“江波涛,你没理解错吗?”

被挑战了翻译质量的江波涛一点没生气,他所有情绪都用在震惊和担忧上了:“小周不是说最近都有空吗,怎么忽然多了个死线?之前哪个任务没清完吗?”他连游戏用语都蹦出来了。

QQ群安静了半天,艰难地多了三行字。

周泽楷:嗯

周泽楷:毕业论文

周泽楷:撞梗

孙翔有听没有懂:“撞……什么玩意儿?”

方明华家有儿女,对教育事业关注多一点:“小周的题目跟人重复了?”

江波涛也是刚交完论文的人,套路六到飞起,赶紧出谋划策:“光题目一样没关系啊,思路方法才是重点……啊,都重合?没事没事,还有创新点……也一样?什么,那篇还发表啦??”

他犯难地扫了眼日历:“那,只能重写啊……最晚什么时候交?”

周泽楷又沉默了很久。

周泽楷:周五

群里于是纷纷看起了日历。

一叶之秋:我去,就剩五天了?

距离××考试还有五天!——这一刻,群里都想起了那年被中考高考倒计时牌支配的恐惧。

然而总有没被支配过的。孙翔不明所以地跟着默哀了三秒,又重点偏移起来:“你写的时候怎么没发现撞梗,江波涛不是说有个查……查什么?”

“查重,看与现有文章重合程度的。”江波涛说,“不过文章从收录到发表有个时滞,我猜可能是凑巧,小周先查了重,那篇撞梗的才发出来。”

周泽楷默默回了个嗯。

轮回硬生生从嗯字的十三画中看出十三种委屈。他们设身处地地想了想周泽楷的无口tag,又想了想传说中毕业论文的小一万字,感觉非得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让那个撞梗的爆炸。

孙翔都同仇敌忾了:“凑巧也不行啊!早不发晚不发,这谁这么损?”

孙翔这话问得好。荣耀专业开设不久,毕业的就那么几届,能发表的掰着指头能数过来。众人抄起家伙,预备着要是看见个熟悉的ID,就立刻竞技场见吧。

然而他们屏息凝神等回复,等了半天,等来个一言难尽的省略号。

周泽楷:……

周泽楷:叶修

……总觉得这名字一出就没脾气了呢。于是众人也省略号了。

孙翔没转过弯:“不是,你写神枪职业,跟他撞的哪门子梗?”

江波涛倒颇为理解:“唉,叶神,我还参考了他剑系的几篇呢……毕竟是当年的全职业教科书啊。”

“……切。”孙翔皱皱鼻子,“然后教科书现在变参考文献了?”

他还没到退役读书的时候,难得记住一个跟荣耀八竿子打不着的沉闷名词,还用在极合适的地方,因此跟当年给肖时钦起外号一样,十分有趣地又念了几遍:“叶·参考文献·修——哈哈,一股故宫修文物的老古董味!”

轮回众看着他。

轮回众思考了一下新任斗神的爱恨情仇。

轮回众决定还是去思考纪录片吧。

趁群里话题从死线放飞到纪录片,潜水围观的新队员偷偷给小伙伴发了个流行改图:“我可能加入了个假轮回……”

小伙伴用同一套表情包沉痛地回复他:“我可能看了个假原作背景。”


02

电竞专业正式设立是在荣耀的第三赛季。十几年间,社会舆论对这专业的评价从设立伊始的“噱头”“花枪”,逐步发展到今日的“热门专业top20”“报考人数再突破”;由联盟出资、以荣耀冠名的各教学楼,也在每个校园的逸夫楼边悄然拔起。

如今联盟已接近第二十个年头,主题电影正在紧锣密鼓地做宣传,微博上朋友圈里扎堆转发的不乏拖家带口买情怀的中年人。而成立初期的小青葱们,也随着新任主席大手一挥的“回炉重练”口号,逐渐习惯了退役后返校的安排……并因此悲壮地加入到赶死线的队伍里,日月无光,前仆后继。

周泽楷就是小青葱中格外苦逼的一棵。

枪王的美名流传甚广,并未随退役而褪色分毫。因此遇到要展示的课程,其他小组要上去口若悬河;轮到周泽楷,只需上台,刷卡,开投影,噼里啪啦操作一番,下台,自有教授去亲自点评,可谓省心省力绩点高,谁跟他一组谁说好——尤其在看到隔壁剑系教室又拖堂的时候。据官方统计,退役后的枪王人气不退反涨,可见教授们的安排还是很令人满意的。

周泽楷自己也很满意。能在上课时间玩荣耀,还不用说话,教授们真是好人呀。

但负责毕业论文的系主任不是好人。

这么评价有点冤枉,身为枪王资深粉丝,系主任其实也很发愁。他想了一两天,讨论了三四回,交了五六份申请,开了七八场会,白了九十根头发,还是把周泽楷叫到了办公室,硬着头皮给他看了两份半方案。

第一份是正常流程,确定选题、开题答辩、撰写论文、毕业答辩,没什么好说;第二份则是应急方案,“参考其他专业的毕设,还是以实操为主,然后根据操作写一篇分析。”系主任如是说,“就跟小周做队长的时候写战术分析一样,怎么样,不难吧?”

战术分析一般是小江写……但说明起来好复杂啊。周泽楷默默点头。

系主任不太放心:“先试一下?”

试一下的实操部分,完美通过了。

试一下的分析部分,完美卡住了。

“这里为什么要用乱射?”系主任谆谆善诱,“还有这,速射接怒射和曲射是什么考虑?”

周泽楷又加载了很久,然后真挚地说:“能赢啊。”

系主任:“……”他揉着额角,“还是祭出最后半套方案吧。”

这个方案是向上级递交报告,说明周泽楷的特殊情况。这本来没什么,枪王的无口作为典型案例,在各系乃至各开设电竞专业的学校都是被挂在教案PPT里广泛分析的,连总局都有耳闻——坏就坏在这回要走程序留档案上。

“小周你是特殊情况,大家都知道,但谁也不敢开这个头呀。”系主任推心置腹,“家长们对咱专业本来就还有疑虑,上头恨不得越规范越好。要是你不打批准就免答辩,说不定哪家媒体就要大做文章,说选手们特殊化……小周明白的吧?”

周泽楷用力点头,还开了口:“不搞特殊。”

系主任被偶像支持了工作,心里十分熨帖:“所以咱们就严格按程序来。你交个申请,说明一下情况,过几级审核,我亲自盯,答辩之前肯定能批下来,后续就都免了,你看怎么样?”

“申请,”周泽楷小声,“多少字?”

系主任:“……”

系主任翻了翻文件:“还好,比开题报告少点……”

周泽楷:“……”

系主任:“……五千字。”

系主任又白了九十根头发。

现在只剩代写一条路了。可周泽楷名气太大,外包是不可能,更不能由他这个主任牵头;身边熟人嘛……

周泽楷不知主任这些弯弯绕——选手们估计都不知道还有代写这一神奇的职业,便老老实实地对身边人情况一一作答:五期生也在赶死线,其他队友还都在役,江波涛……

“他不是晚一年吗?为什么他也在写论文???”主任五雷轰顶。

“学分够,提前毕业。”周泽楷还挺骄傲。

打破僵局的是一阵熟悉的味道——未开口三声咳,人未至烟已到,这位边咳嗽边把门推开了:“方主任……哟,小周也在呢?”

周泽楷赶紧点点头:“叶……前辈,”想想还不对,继续改口,“师,嗯,师兄。”

“唉,还师兄呢,”这位还不满意,“小周这是拿客座讲师不当老师啊?”

主任:“叶修来啦!”

主任看到了救星。


03

救星说:“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他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把话说成了黄剑圣:“我就问您一句,您要这个毕业论文——学校要这个毕业论文,到底要来干吗的?”

主任心说这不废话吗,多少届都这么过来的:“检验学习成果啊。”

话一出口,他自己也发现了站不住脚,摇头笑起来:“叶修啊叶修,幸亏你当年没在我们系的……我也明说了吧,小周这个成果完全不用检验,现在就是要留个档,保他顺利毕业——可枪王的水平,除了顶尖的职业选手,谁能代写的来?顶尖的职业选手,又有哪个比你合适?”

他给叶修递了根烟,自己也衔了支:“老实说,我觉得主席让你们回来就是学历镀金的,赶紧回去才能更好发光发热。”

社会对电竞专业的定位,从一开始就不是——或者说,不只是——冲着职业选手的路,更着眼于体系化地培养各类人才。因此职业选手重读专业,与教授是相看皆尴尬,一方翘课是常事,另一方也睁只眼闭只眼。

“你们属于联盟,属于游戏,在学校……”他未竟之语都散在烟雾里,“唉,资源错配啊。”

叶修低头把烟按灭:“一人有一人的想法,您这么想也正常。不过主任,代写这事,您跟小周说过吗?”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不。”

他低下头,又补了句谢谢,态度却是显而易见的坚决:“我自己来。”

系主任不禁看了眼叶修——这位正翘着二郎腿,事不关己地仰在沙发上翻他办公室的资料,不知看到了什么,还掏出个本子写了几笔。他只好孤军奋战地心塞:“小周啊,这也是权宜之计,把憋论文的时间省下来,做些有意义的事不好吗?还是你担心叶老师写得不行?”

周泽楷一口否认:“很好的。”

激将法失败的主任继续诱导:“那是为什么?”

周泽楷也看了眼叶修:“……写很好。”

主任:“啊?啥?谁?”

周泽楷艰难地:“叶……嗯,老师。”

主任扼腕长叹。

不知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吗?年轻人这要命的好胜心啊!

主任有气无力地挥挥手:“那就按规定来吧……同学们都看着,我也不好开绿灯,小周你……唉,你还是尽量在规定日期交吧,交不上再说。”


好在年轻人的好胜心不光能要命,还能燃烧成赶死线的能源。开题前一天,主任捧着周泽楷珍贵的报告,老泪纵横。

八千字,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这是怎样的突破自我!这一刻,枪王得到了升华,枪王的粉丝得到了升华!

有了集体升华固态转气态释放的巨大能量支撑,周泽楷开题过得顺风顺水。出于宣传目的,前全明星选手的各校园生活节点都会全程录像,最后放入宣传片,周泽楷更是联盟钦点。于是只见系主任亲自坐镇,几名老师一字排开,眉开眼笑地看着周泽楷捏着稿子站到对面,仿佛看到了世界第九大奇迹。稿子念完,问题都没问一个,从左到右挨个夸了一遍,末了由主任拍板总结:“写的非常好,过,过!”

旁观了全过程的枪系学生擦着眼泪表示,粉了枪王这么多年,头一次听他说这么多字,真是感动荣耀、感动中国。

然而大概老天也被感动了,想多看一回这奇迹。毕业答辩前六天,新鲜出炉的《电竞研究》送到了跟前,封面几行字,头一行就是《论通用技能在神枪手及其它荣耀职业中的应用差异》,还贴心地加了个作者名,叶修俩字看起来要多拉仇恨有多拉仇恨。

周泽楷木着脸拿出论文,跟题目一对——得,比他还多了个“其它荣耀职业”,真不愧是全职业教科书。


04

吴羽策心有戚戚:“你也跟叶修重复了?”

作为第一任回炉重造的原材料,叶修不知被哪个炉打通了任督二脉,从此隔三差五发一篇研究心得,一发不可收拾。他从教科书变身诸多荣耀院学生的“参考文献”,只用了一年时间——这没什么好惊讶的,早些年网游头天开新区、第二第三天攻略版就有加精置顶的副本贴,那ID可不就是这尊大神?他攻略写得大神菜鸟皆宜,见解独到,手速又快;等到写正儿八经的学术文章,照样是这风格,只是被专家们文绉绉地改了个评语,说他“深入浅出,著作等身”。

当然,叶修四舍五入一米八的个,想“等身”,光写散人和战法是不行的。他逮着啥写啥,几大职业染指了一个遍,像剑客、牧师这种热门专业,要想写点实证文章,不引用叶修个十回八回,绝对会被老师批评不够学术。

……然后问题来了。

“他都写了,我们还写什么?”吴羽策吐槽,“职业选手本来就是打的比想的快,好不容易琢磨出来个研究方向,兴冲冲一查知网——好嘛,人家文章早发好几个月了。”

五期群里都在被论文折磨,一石激起千层浪。连刚发了朋友圈表示闭关赶死线的方锐都蹦出来,刷刷刷几条语音连损带埋怨,末了还要黑一黑上届:

“去年黄少天憋论文那会,你们见过他没?我去,那暴躁的,恨不得去砸老叶宿舍门。他自己说是绞尽脑汁憋了五个题目,五个题目啊!结果都被老叶写过了。”方锐啧啧两声,“幸好我英明睿智,跟老叶打了招呼让他最近别写我大气功——剑系枪系法师系不都挺好,可着热门坑去吧!”

同为气功的宋晓也顾不上大心脏美名了:“锐哥,你就是我亲哥!”

热门专业一号·吴鬼剑:“……我真谢谢你们啊。”

热门专业二号·白元法:“啥也别说了,请客,必须请客。”

热门专业三号·撞梗阵亡第一人·周神枪:“呵呵。”

方锐顶着一句赞誉和一脑门骂,悄咪咪地回去“闭关赶死线”了。


周泽楷关了群,痛下决心一抿嘴,手机关机,塞进书包,打开word、知网、训练软件、数据处理软件等等程序,像模像样地摆了一屏幕……然后发起了呆。

呆了十分钟,他猛一眨眼,懊悔地拍拍自己的脸,慢吞吞在键盘上敲了个题目,搜了一下,又一个字一个字,恋恋不舍地删掉了。

又过了十分钟,他回过神来,望望依旧空白的文档和一闪一闪的光标,苦恼地把脸埋进手心,埋成了一只不想面对残酷时钟的鸵鸟。

这么鸵鸟了二十分钟,他头一歪,唔了声醒过盹,爬起来,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忽然发现对面多了个影子。

周泽楷:“!!!”他差点把电脑砸过去。

“哎哎,别开枪,是我。”影子举起手挡住脸,声音里的笑可一点没减,“小周睡这么香啊,这两天熬夜了?”

周泽楷:“……”他看着害自己熬夜的罪魁祸首,还是很想把电脑砸过去。

“我刚给你打电话,关机,顺道过来看一眼。”叶修转转手上钥匙,“偷偷打游戏了吧。”

周泽楷面无表情:“写论文。”

叶修压根不信:“你们主任都告诉我了,提前半个月不就写完了吗,还写什么?”

周泽楷继续面无表情:“撞梗。”

叶修继续压根不信:“你能跟谁撞,前几届谁是神枪?”

周泽楷继续继续面无表情,抬起手,用真相只有一个的姿势指了指对面。

叶修:“……卧槽,跟我?”

叶修信了。


05

叶修说:“小周啊,那什么……”

——撞梗说明咱俩心有灵犀不点就通?不行,这时候还开玩笑,太没前辈师兄老师风范了。

——发生这事谁都不想的,不然我下面给你吃?否决,这什么时候的梗了还拿来拉仇恨,周泽楷不把他扔出去,他都想自己动手了。

——我这俩月都只写剑系的,不会撞了——他看了眼周泽楷偌大的黑眼圈、电脑旁的日历和日历上的红圈,安慰在嘴边打了个转,又缩回去了。

“那什么,”最后叶修说,“没事不怕,哥陪你一块写。”


要说熬夜,联盟里后长起的小青葱谁也比不过叶修。确认了周泽楷租住公寓的水电冰箱抽油烟机后,叶修下了趟楼,拎了两袋食物一箱咖啡一台笔记本,算是凑齐了装备。

“眼药水你的,风油精我的,咖啡你的……哎,别乱动,”他打馋猫一样,轻轻打了下周泽楷伸过来的手,把袋子里掉出的烟拿开了,“这我的。来接着分啊……”

要说写荣耀学术文章,同样的,选手圈里谁也比不过叶修——起码现在是这样。他不生憋硬造,拉着周泽楷,俩人人手一个神枪,先酣畅淋漓地打了几场;然后录像一拷,一帧一帧地看,挨个动作讨论。

其实道理都懂,但周泽楷水平过高,转化成语言时总有卡顿,又不好意思拉上同样苦熬几宿的江波涛;直到跟叶修一问一答,艰涩的齿轮才渐渐咬合彻底,生产线路从磕绊到流畅,终于蹦出了让叶修这个无比挑剔的监工都满意的产品。

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啊,苦劳工周泽楷百感交集。

间接导致了加班这一剥削行为的叶监工也很感慨:“唉,岁月这杀猪刀,再也不是当年两天一普通攻略、三天一加精置顶的时候咯……小周怎么样,休息会?”

周泽楷撑着眼皮说:“不困。”

叶修无语地把他手拿开:“别撑了,连轴转不行,去床上睡去……小周,小周?”

声音像温暖凝滞的水波,一波一波催眠地刷着他耳膜。周泽楷无意识地动了动嘴唇,就着手腕上令人安心的支撑,意识啪叽一下断线了。


他是在烟味包围中醒来的。

先醒的是触觉。周泽楷闭着眼睛,发现脖子有点酸,额角有点疼,腿有点麻……肩膀还有点沉,他动动手指感受了下,估计是件外套。然后嗅觉醒了,被体温烘烤过的烟味钻进鼻子,很呛,又有点同甘共苦奋斗过的安心——但还是呛,淡去的味道轻轻覆盖在他身上,新鲜的味道就在他鼻端。

哦,靠着叶修睡了一晚,理智懒洋洋地告诉他。

……!

周泽楷蹭地坐直身子,这回彻底醒了。

叶修也被他吓一跳:“怎么了这是,做噩梦了?”

不,大概做的是美梦。

周泽楷摇头,看叶修取下叼在嘴边的烟往桌上一放,晃了晃肩膀,顿时不安起来:“你……为什么没……?”

没休息?没叫我?没让我去床上沙发上睡?他也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语言机器被一团乱麻的情绪重新堵塞了。

叶修经过一晚上锻炼,倒是很快明白了这份欲言又止:“玩了会荣耀就天亮了,又不困,估计小周也快醒了,就没叫你。”他还反过来一脸自责,“脖子酸不酸?本来想把你搬到沙发上的,一试……”

他尴尬地咳了声:“……没抱动。”

周泽楷想笑又担心:“手没事?”

叶修会错意,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你直接栽我怀里了,没压着手。”

周泽楷盯着他胸口看了几秒,猝然转开头,视线游移,一直飘到烟灰缸。

叶修也跟着看向那堆烟头和旁边的空烟盒,不知想到了什么,干干地又咳了声,摸了摸兜:“抽的有点多哈……困了就想抽。我去厨房醒醒神。”

“呃、”

叶修砰的关上门,挡住了几乎是仓皇的背影。

可是这根还没抽完……

周泽楷看着叶修搁在烟灰缸上的烟。刚刚点着不久,烟气袅袅上升,在蒙蒙亮的客厅里仿佛神秘的占卜图形。他鬼使神差一般再次伸手,指尖触了触滤嘴,蓦地缩回来,心虚地瞄了厨房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用三根指头捏住烟,拎起来,端详片刻,低下头去。

这回没人把他的手打开了。


叶修抽了两根烟,又用凉水拍了把脸,总算平息了在他脑袋里折腾了一晚上的念头。他定了定神,又成了那个对什么都很淡定的叶修,厨房门一推开——

“叶修、咳,”周泽楷眼睛红红地抬起头,满眼泪水也没阻挡住他的认真,“老抽烟,咳、没有女朋友的。”

叶修:?……??……?!

叶修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06

苏沐橙发来了一溜大笑的表情。

沐雨橙风:哪突兀了,小周说的对

沐雨橙风:不光没有女朋友,男朋友也要没有啦

沐雨橙风:他一看就受不了烟味,你俩要接吻,难道还先嚼一罐薄荷糖吗?

君莫笑:……这都哪跟哪,没影的事,别乱说啊

沐雨橙风:昨晚没亲啊?

沐雨橙风:失望.JPG

沐雨橙风:对手指.JPG

沐雨橙风:掀桌.JPG

沐雨橙风:我才不信,你能借着照顾病号拿到钥匙,就不能趁着陪熬夜……?

沐雨橙风:小周呐,在不在旁边?

君莫笑:答辩去了

苏沐橙直接一个语音邀请过来:“小周赶上啦?哎呀,那是不是就能跟轮回去毕业旅行了?”

叶修:“毕业旅行?”

陆续退役后,队员时间更加难凑,在役的要打比赛,退役的论文答辩毕业手续搬家几乎连成趟,好容易才商量出一个都能去的空当;为了庆祝原正副队顺利毕业,就顶了毕业旅行的名头。周泽楷这么拼命,也是因为不想放队友鸽子。

“有名的情人旅游景点呢,”苏沐橙数了几个项目,“啊,好可惜,以后你不好再带小周重复去了。”

叶修失笑:“可惜什么?宅男谁知道这个啊。”

他挂了语音聊天,闲的没事,边登陆荣耀,边琢磨了一下苏沐橙说的活动……

啊,好可惜,叶宅男有点后悔地想。


比起他愁云惨淡,周泽楷这边还算顺风顺水。这两天A国退群E国脱盟幺蛾子频出,扑腾坏了不少毕业论文脆弱的根基,一堆一堆的学生打出“垃圾论文毁我青春”的横幅抗议,把按时换题交论文的周泽楷衬托成一股清流。他写得也确实对得起被钦点宣传的待遇,连印象分带刷脸,几乎没问什么刁难问题——直到最后,一位本身专业不沾边的返聘教授看了他半天,忽然问:“论文是你自己写的?”

周泽楷毫不迟疑:“自己写的。”

“嗯,你倒老实。”老教授看不出什么情绪,“你们方老师跟我打过招呼了,不擅长表达是吧。为什么不同意延期……或者,代写?”

旁边系主任差点摔下椅子。

我的亲老师诶!叫您来就是个镇场子的吉祥物啊,您就当个安安静静的老美男不好吗?这还录像呢啊啊啊!

他拼命使眼色,然而左边是几只呆掉的木鸡,右边是块又老又拧的倔石头,急得头发又白了九十根,瞬间理解了上任主席为什么提前卸任。

老教授还在咄咄逼人:“你知道媒体管这个专业的论文叫废纸吗?”

周泽楷总算有反应了。

“不是。”俊秀的年轻人皱起眉,“不是废纸……有价值。”

有千言万语写在他蹙起的眉间,青黑的眼下,还沾着些许烟味的袖口,和几乎要烧起来的眼里。然而稿纸捏到皱起又被抚平,他低下头,盯着最后一页的一溜参考文献和作者姓名,最终只是带着替人而起的委屈和抗辩,轻声重复了一遍:“很有价值啊。”


一出答辩教室,江波涛就快步过来:“还顺利吧?”

周泽楷面色如常冲他笑:“过了。”

“那就好,”江波涛松了口气,让出身后人来,“叶神也来了,说请你吃庆祝大餐。”

他看着周泽楷疑惑的眼神,无奈地补充:“吃食堂,东南西北中任你挑。”

周泽楷眼神变成了“对嘛这才是叶修”的恍然大悟。

他看看叶修还挂着黑眼圈的脸。也许是一起熬过夜的战友爱,也许是生死时速逃脱死线的喜悦移情,也许是对负面评价的应激反应,周泽楷看了会儿,突然一倾身,飞快地抱了他一下。

江波涛:???

周泽楷:……

叶修:!!!小周原来这么好收买吗!

请吃食堂就得到了抱抱,要是改请满汉全席是不是早就全垒打。他捏着校园卡,今天里第二次把肠子悔青了。


07

不想吃食堂也不想发光发亮的江波涛找个借口跑了。叶修怨念地啃馒头,就着周泽楷下饭。好在食堂里热闹,也不显得他们这桌安静着有多突兀。旁边一对小夫妻就一直在絮叨些家长里短,妻子正说到家里小孩:“……就建议我给叶子报个电脑补习班。可这孩子平时就爱打游戏……”

周泽楷隔着米饭看他一眼,耳朵悄悄地竖起来。

做丈夫的倒是心宽:“那就报吧。”

“可是……”

“真走了游戏这条路也不怕,”那男人说,“咱学校电竞专业你还不知道?校长是铁了心思要作出个名堂,大家都看着呢。别人不说,谈恋爱那会你那神枪男神,不就来咱学校了吗?”

谈起男神,妻子一秒雀跃成小姑娘:“对对,泽楷大神!”

泽楷大神赶紧低头数米,恨不得把脸埋进餐盘里。

丈夫也许想起了自己征战哪家工会的光荣岁月,眼角现出一点怀念,笑容就跟着当年的峥嵘浮上来:“所以说,你就别操心了——早不是咱们年轻那会,玩个游戏都要被电疗的时候啦。”

眼看着两人转移注意,谈起了荣耀即将上映的电影,叶修筷子头一点桌子,小声揶揄:“哟,男神。”

周泽楷抬起头,倒不是他想象中的羞窘,反而若有所思地:“唔,电疗?”

叶修愣了愣。这是个什么抓重点法?

“哦,那个啊,”他斟酌了一下,“早些年电竞的名声不好,有的家长觉着打网游是瘾,就把孩子送去电击戒掉……不过早没了,你们岁数小点的可能都没听过。”

周泽楷说:“但你听过。”

叶修不知道他哪来的敏锐,想打个哈哈,在专注的目光下也没哈出来,只好实话实说:“我家老头子这么打算过。”

周泽楷睁大了眼。

叶修:“……所以我就离家出走了。”

这俩哪一件都一股黑历史的味儿,他也不想多提,看周泽楷一副暗中观察.jpg,又好笑又无奈:“早过去了,不还逼我去联赛吗?当时就是点儿背,别人讨论正好被老头子听见了。”

周泽楷赞同:“运气不好。”

是挺不好的,他心想,进联盟之前要被电击,进了以后碰见黑心老板,到现在了还要被不知情群众抨击心血……他满眼同情地望着叶修,好像望着一棵叶子蔫了的大白菜。

叶修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故意问:“还要抱一下吗?”

周泽楷赶紧把眼神收回去了。

叶修在心里乐。哪儿运气不好,坑到了小姑娘们的男神,不能再好了好吗。

他表面上还装一本正经:“再抱一下也不过分,代写有代写费,陪写也有陪写的价格啊,抱完给打折。”

周泽楷一脸不小心使用了酒店付费服务的意外,试着讨价还价:“抱过啦。”

叶修理直气壮:“那才一半的价钱,哥怎么着也得算陪写里的战斗机啊。”

这时候要是提出肉偿会不会答应呢,他有点阴暗地盘算。

周泽楷低头,思考,试探:“烟?”

叶修:“不抽了,我还想脱团呢。”

周泽楷接着提议:“请你看电影?”

他怕不够隆重,还翻出来短信通知,强调:“首映,VIP,连号的。”

叶修:“……”

叶修:“我也有票啊。”

周泽楷一想也是,懊恼地收起手机,好半天问:“嗯,去旅行?”

他不知道苏沐橙早就科普过,在脑袋里过了一遍,觉得这个听上去不会暴露什么小心思,于是展示了旅游计划,正直诚恳地等回答。

计划通!叶修心里画了个对号。

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说:“好啊。”


轮回安静了许久的小群忽然蹦出了信息。

江波涛:跟大家说一声,最后一天小周不跟咱们一起玩

轮回被吓出了条件反射:“又要赶死线?!”

江波涛:不赶死线

江波涛:叶修前辈也来,小周带他逛逛

一叶之秋:卧槽,叶修来干吗?周泽楷带他能逛什么?

江波涛:好感谢他帮忙完成论文。

一叶之秋:哦,那是该表示下

江波涛:“……”手速真快啊,幸好赶在乱猜前把解释发出去了。

但是手速快的不止一个。

吕泊远:可是,咱队里出去玩带上别人,总觉得怪怪的

吕泊远:还有其他感谢方式啊?

吴启:知足吧,这个不错了

吴启:自从知道叶修帮队长写论文,我一直担心队长会把他加到致谢里

吴启:还好没有!

一叶之秋:为啥?

三条消息一起跳出来。

吴启:论文致谢不是感谢爹娘就是感谢对象,一向号称学术狗最浪漫の无声表白啊

江波涛:启啊,把残忍静默上交国家以后就可以不静默了吗?

叶修:呵呵

吕泊远:卧槽这谁放进来的!!!

周泽楷:我

周泽楷:致谢,真的吗@吴启

周泽楷:吴?

周泽楷:?

新队员噤若寒蝉地看着前队长以五分钟一条的速度刷了一波屏,悄悄地又发了个表情:“我可能认识了个假无口。”

小伙伴这回没回表情。他传来几张截图,×大学毕业论文库里,署名周泽楷的一栏显示十五分钟前刚刚更新上传。

“我只知道吴前辈可能看了个假致谢。”他沉痛地说。

Fin.


这两天吃了粮,心满意足填点啥。

点文我我我记着的,慢慢写><

评论(29)
热度(373)

© 君看一 | Powered by LOFTER